2015年10月坦桑尼亚Tarangire国家公园一日Safari


在安排乞力马扎罗登山日程的时候特地給登山后多留了一天作为以防万一的缓冲。前面行成一切正常故此这一天也就算是额外的一天了。根据原本的设想一切正常的话就用这一天去一日safari。Jeff一早预定爬山的时候就订好了接下来的5天Safari,在山上的时候我们就互相聊天接下来的安排,他极力邀请一起去第一天路上有个熟人也能聊天解闷。

一大早起来洗漱整理行李,吃过早餐后退房,把除了随身的小背包以外的所有行李统统寄存。早上7点公司派车接人上路,一路往西先要花一小时经过Arusha。虽然已经记不住当年曾经住在过哪里不过也算是旧地重游了。然后继续一路往西南狂奔,渐渐的路边的景色已不像前面在Moshi附近的大片大片的绿色。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53/23650090981_c4a8ff5c41_z.jpg沿路路边的景色是savanna草地生态的样子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75/23104523664_646e56cbb7_z.jpg
沿途经过的村庄、部落的牛群

在Tarangire公园里面一般很少有机会见到食肉动物,这公园是非洲象最密集的一片地方。可能是现在是旱季或者旱季的末尾,整个公园里面动物的数量也不是特别多,包括最普通的角马在内。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585/23436946010_f7f866ffbe_z.jpg
黑斑羚(Impala)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824/23105585133_b66cc9f4a0_z.jpg
象群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637/23732634685_59e044cc69_z.jpg
角马(Wildebeast)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42/23104523324_a0f1c7d15e_z.jpg
谁能告诉我这鸟叫什么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14/23624146542_15fce74fc8_z.jpg
象群、角马群、斑马群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06/23436945710_0135a579b2_z.jpg
斑马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624/23436945610_5dbf8c0858_z.jpg
谁能告诉我这鸟叫什么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15/23624146292_60f0f628f1_z.jpg
珍珠鸡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633/23650090141_c7a0343018_z.jpg
在午餐区的猴子对我们的午饭盒目不转睛得看着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17/23624146132_85df5baf53_z.jpg
还是黑斑羚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590/23650091311_ce611e0d42_z.jpg
大象和小鸟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41/23707050466_45705d008e_z.jpg
洗泥浆浴的象群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34/23105585653_88429e7b25_z.jpg
闹着玩的小象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16/23364690609_736f35318f_z.jpg
秃鹫

更多safari大图请看 https://flic.kr/s/aHskqAGLPD 相册。下午4点样子车子开出公园,一路往东在三岔路口停下等着公司的车来接我回Moshi。而Jeff将继续他剩下的四天。5点接我的车到和Jeff互相道别,至此所有一同爬过山的队友都各奔东西,很可能我们剩下的联系都只能在Facebook上了。

下面3小时回去的路程依我看来是个对司机超痛苦的经历,过Arusha赶上下班高峰车如蜗牛般爬行。赤道上的地方天黑得早,大概6点半样子天就黑了。一路上时刻心惊胆颤的小心着在路边开着的没有任何尾灯或者反光的电瓶车。在完全漆黑没有路灯的路上逆向超车同时小心同样漆黑的行人、自行车等。路边的马路标志大部分情况下是基本看不清,我真的很担心开着开着会掉到沟里。我实在是佩服来接我的小哥在这么艰难的驾驶条件下应对自如。

回到旅馆请司机小哥一起吃顿晚饭以表感谢。然后他继续送我去机场。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16/23436946360_dcb54740e7_z.jpg

乞力马扎罗机场实在是小巧,我的航班凌晨2点,我大约11点样子来到机场。此时里面几乎没有什么人,连所谓的海关区都没人。在候机厅和换登机牌的地方之间随便来回走没人管。估计这里偷渡难度要比别的机场低很多。

我买的是土耳其航班的机票,上一站和下一站都是伊斯坦布尔。从伊斯坦布尔到乞力马扎罗的飞机其实是这么来回一整圈。伊斯坦布尔起飞后先到乞力马扎罗,停一下上下客,继续前进到肯尼亚的Mombasa再停一下上下客,在那里所有的机组人员换一遍,等不了1小时继续前进回伊斯坦布尔。我这一来一回正好把这班飞机坐了个扣圈。

12年后再见坦桑尼亚,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来一次。下面将开始的是我土耳其顺道游。

2013厄瓜多尔游 – 2013年12月4日赶路入境


我们动身前一两个月就开始在 kayak.com 上看机票,Avianca航空的机票便宜,买下。之前还真的没有听说过这家公司,后来一查还真不小。这样联程有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去的时候在San Salvador只有45分钟转机时间,回来的时候则是50分钟。

出发的时候飞机在多伦多机场迟迟不出发,大概拖了20分钟终于上路了,那时候一想大概要完蛋了。从多伦多到San Salvador那一程的服务全是男性,不太多见。等到了San Salvador下了飞机奔向转机的登机口一看所有排队的人基本都已经上了飞机,我们压着时间赶上了队尾,长出一口气。

凌晨一点样子飞机在基多降落,好像到达基多的国际航班都集中在后半夜。基多新机场2013年才投入使用,到处看的闪闪亮,不过总共只有两条行李带。绝大部分乘客在拿到行李后还要继续排队接受安检出机场,就是把所有的行李在出口再扔进X光继续安检扫描。我们也乖乖的跟着排队,队伍前进缓慢,我背着20公斤重的大背包也不是舒服的事情。等我们好不容易挪到了前面,工作人员一看游客,问是不是就一件行李,然后挥手放行不要再检查。

知道要后半夜到达,事先在booking.com上定好旅馆。游客在基多主要会在两个区域出现:Centro Historico,就是老城,旅游景点集中的地方;La Mariscal,就是新城,旅馆、饭店集中的地方。两个区域之间大约相距4、5公里样子。绝大部分游客都会选择在La Mariscal找旅馆住下,因为那里旅馆、饭店数量多。而我们选了老城边上的旅馆,主要有两个考虑:第一是安全,按照所有搜集的信息新城比较危险,尤其是天黑以后,按照LP上的说法天黑之后千万不要在街上自己闲逛,哪怕只要走一个街口也要打出租车,千万不值得冒险,而老城在晚上10点之前都算安全;第二是方便,老城附近的旅馆每天步行就可以进各个旅游景点,新城的话需要坐公车或者打车。

从新机场进城去各个方向都有官方统一价目表 http://www.quito.com.ec/en/index.php/welcome-1/new-airport/new-quito-airport-taxi-fares 也不用打表,也不担心绕路。等车到旅馆都差不多凌晨3点了。

当天开销

  • 机场到老城的出租车 $26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