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乞力马扎罗Lemosho线路登顶 – 第8天下山第二部分


早上起来晴空万里,山顶的雪峰清晰可见,住在这个营地的最大好处就是能在告别前最后看一眼自己曾经走过的高度。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73/23573541455_08f51e1f9b_z.jpg
有心急的队伍一清老早在我们还在起床收拾的时候已经准备上路了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62/22946478043_b5bbf71e20_z.jpg
最后一次在山上洗脸,在这8天中每人每天早上有这么一盆温水洗漱,此外就没有了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55/23547479706_d7941ea92f_z.jpg
来个集体合影,感谢每个人给我们的支持和服务

合影之后全体背夫、厨师、导游为游客载歌载舞。这似乎已成爬山活动正式项目之一。在此扎营的所有队伍都享受到这一待遇。

8:30全队开拔。这一路最开始是爬着类似我们第二天的岩石路,不过方向是向下而已。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27/23491110411_8a2bbb8690_z.jpg
我们开始下山了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14/23573541815_15bf96ce26_z.jpg随后又一次进入雨林,道路变成了一级级的台阶

这些台阶时而相对平缓时而高低落差大。昨天下山膝盖剧痛经过一个晚上没有恢复多少。一开始痛的还算轻,越到后来越痛大量需要靠登山杖来减轻对膝盖的压力。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86/23573541695_ec91608f4b_z.jpg
雨林越来越密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76/23464999832_479f148af0_z.jpg
等下降到2000多米的时候明显刚刚下完一场雨

树叶湿漉漉的带着水珠,道路被雨水浇过之后变得异常得滑。一路下山鞋底打滑摔了大概有两三次。就在这样的路上亲眼目睹了一次昨天看到过的山上救援推车的实战。6个工作人员一面三个把住车子,上面躺着一个游客一条腿弯着双手抱住膝盖,估计是伤了腿之类的。就这样那6个人带着车子以一路小跑的速度顺着这么滑的路面奔跑而下,在车子从身边经过的时候就看那游客面带微笑看着我们,而我们惊叹于他们能在这么滑的路面上轻松自如保持平衡然后避开障碍。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36/22946478163_b7c05dac82_z.jpg
终于快到了,要走的山路的最后一段

此时我的膝盖实在是疼的厉害,不得不大把大把的时候人倒过来走着下坡来缓解一下。咬牙坚持到Mweka山门登记出山,这时候是下午1:30。登山公司来接人的车已经等着我们,上车后每人送一瓶Kilimanjaro啤酒以示庆祝。就这样8天结束全部,所有的快乐和经历都已成记忆。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25/23277914090_73461faa62_b.jpg
今天GPS记录,包括最后一段在车上回Moshi的

半小时后回到Moshi镇。没有先回到旅馆,而是去了办公室。在第0天给大家讲解重点的时候就说好给小费不用在山上的时候分,等最后一天在办公室。上山前建议大家把身上所有的重要东西包括护照和现金都寄存在他们办公室,以防在山上被不老实的背夫偷走。大家一通计算、拿钱、分摊、装信封,然后一份份的直接送到每个陪伴我们上山的工作人员手上,互道感谢后大家告别。

随后送我们回旅馆,终于有了热水可以痛痛快快的把自己洗干净。

傍晚时分公司老板给我们送来塑封过的登顶证书,我拿到了第361189号。我们四人决定晚上出去大餐庆祝,在tripadvisor上查了下饭店,公司派车把我们送过去,等吃完差不多老板亲自过来再接我们回旅馆。那一晚大家基本都挑贵的点,山上伙食依照在山上的标准已经算是尽可能的好了但是也经不住条件限制到后来都吃腻了,这顿饭可是解了馋。差不多把能供应的啤酒品种点了一整圈没拉下。

大家互相加了facebook,能有这么次机会一起走一次也算有缘份,不知道还能不能在现实生活中在能相遇至少我们可以相隔万里互相问候。

2015年10月乞力马扎罗Lemosho线路登顶 – 第7天下山第一部分


在最高点的那块牌子下拍过照之后不作停留转头下山。首先还是要回到Stella Point,在那里遇到张子祥和Faith刚刚上来。看样子他们走的不算太慢,比我们迟了大约2小时的样子。见面后互道祝贺,他们接着往上,我和Jeff继续往下。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49/23325688911_bff44fc61c_z.jpg

下山一点也不比上山省力。我们并不是严格按照上山的线路原路返回,在Stella Point之后走的一条全是松散碎石的路,有些地方还相当有坡度。在这样的路上登山杖基本上没有什么用处。下山的方法就是脚后跟插到石头堆里面人就势往下滑,用脚后跟来控制速度。在这样的路上一路要走2小时左右,膝盖几乎痛得废掉。人也失去平衡摔倒好几次。

咬牙挣扎着回到大本营大概是早上9点样子,营地里给每人准备好了一杯果汁,一口气喝下之后连早饭都不想吃了,一头扎进帐篷就去睡觉。到中午12点样子那两个终于回到营地。

原本的计划是回到大本营之后大家吃早餐然后继续下撤到4小时外的Mkewe营地。但这一天看着大家都走伤掉的样子加上等全部人回到营地已经是中午,我们的导游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所有人先睡两小时,等到下午两点吃午饭然后去两小时外的近一些的营地,把少走的两小时加到明天。按照这个计划大家分头休息,午餐然后收拾各自的行李出发。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77/23299764802_5750600fa2_z.jpg

下山途中又一次走进浓雾,不过已经全然不在乎了。登顶已完成,即便下雨湿掉也没什么影响了。在路边看到救援用的车子,于是给我们讲解如何使用的,每次救援需要出动6个人一边3个把住车子。这车子没有任何刹车设备,全靠人力控制。我们有幸第二天真的看到一次这车子实际使用的壮观场面。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69/23040272999_98629f3ce7_z.jpg
第一次在山上看到不要乱扔烟头的告示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73/22779875604_0d867d641b_z.jpg
下午5点来到我们在山上的最后一个营地High Camp。到了一看还真有好几支队伍在这里扎营,看来也是不想再多走两小时了。

就这么一路2个多小时的下坡我的膝盖继续被煎熬着,大量需要靠登山杖来抵消体重对膝盖的压力。

山上的最后一个晚上、最后一顿晚餐。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593/23477257216_ae845fe42f_b.jpg
这段下山的GPS记录

2015年10月乞力马扎罗Lemosho线路登顶 – 第7天登顶


登顶夜除了我们原本两个导游之外还加上一个背夫,就是summit porter兼做导游助手以防不测。连同我们四个游客,一组7人在星光下启程。

通常来说队伍都会选择半夜12点出发我们却提早一小时,我没有去问但是猜想跟我们导游一路过来都把速度压得很慢有关系,今晚也不例外为了照顾张子祥和Faith一如既往的如书生踱步那么的速度,于是想利用这多出来的1个小时多走几步。

走了大约1到2个小时之后陆陆续续被后面的队伍超过了。往前、往后一串串的头灯在黑夜中星星点点的排成长队也颇为壮观。

今晚登顶的游客看上去也只有40到50个左右,导游说远比正常时候要少得多。我们登顶的那天正好是坦桑尼亚2015年大选周末前一天,张子祥因为在达累斯萨拉姆给坦桑尼亚政府工作所以沿路给我们讲了很多这次选举的事情。这次选举两方非常接近所以到处是竞选运动,就连我们登山前在Moshi住的一天都能感觉到。于是我们的导游认为因为竞选很多游客怕危险故此等避开这段时间后再来因此造成登山人数大减,虽然我实在是想不通再危险怎么可能影响到爬山除非打仗了。

等走了3小时样子我们被更多的队伍超过,我心中开始担心能不能在天亮前赶到山顶看日出,于是提出疑问。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把队伍拆成两支,Stanley带着Jeff和我加快速度,Andrew和登顶背夫Florence带着张子祥和Faith在后面依照他们喜欢的速度慢慢走。

就这样我们三个人开始反超其他队伍了。走的速度一旦开始加快以后海拔的威力立马出现,原本在龟速行走的时候也就是正常呼吸就可以,加快大概一倍以上的速度后马上需要持续地大口喘气才能保证足够氧气吸入。头痛也再次出现,好在不是很严重属于可以忽略不计的那种。日后下山之后和大家闲聊问起来Jeff也出现头痛,程度也不厉害。

要到最高点Uhuru Peak,大概除了走Western Breach之外其他的在南面上山的线路都先要到Stella Point。从Barafu大本营到Stella Point这一段不论从精神上还是从身体上都是严重的挑战。上坡路陡就很费体力,于是心里就希望能尽早到达,然后每次抬头就着星光和月光看还有多少路需要走,每次看到的都是无穷尽的大山在自己的头上。看过别人的游记,以及我们导游一路就给我们灌输,走这段路一定要有用尽自己的极限的顽强精神来支撑。我觉得虽然到不了“极限”这个地步,但是真的不轻松。

一路走着,到后来自己很多次出现瞬间恍惚的感觉,在那一刻会觉得人不受自己控制,几秒钟之后恢复回来然后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再次出现这样的感觉。我甚至觉得有几次人都要从身边的山岩上滚下去,每次都必须强迫自己回到该走的路上。反正这一路的大部分时间就是低着头,盯着眼前2米远的地方,跟着导游、队友、其他队伍一步一步地大脑麻痹的前进。

早上5:30左右来到Stella Point人几乎是精疲力尽,连多走一步都不愿意的样子。那时候天刚刚有点蒙蒙亮Uhuru峰还在45分钟远的地方等着,所以还必须继续前进。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685/23112467290_13865f6bfe_z.jpg
早上6点多的样子太阳从远方地平线上升起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825/23325689161_06853fbfb7_z.jpg
金色的晨光投射在冰川之上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33/23409254465_4264bfbb1c_z.jpg
这属于每人必须留念的地方

在Uhuru牌子下已经有大约20来人排队等着拍照了,每个人都对正在上面拍照的人超没耐心。也难怪在这个海拔、温度、体力消耗的情况下谁都想早点拍完照上山去,所以要多多摆姿势、做表情就别想了。我都不知道把相机扔给了那个公司导游,反正见人就给了,那导游也算聪明就按着快门一口气不知道拍了多少张确保总有能成功的照片。后来和张子祥和Faith问起来,他们走的慢等到的时候人差不多已经散尽了,于是可以尽情摆姿势。这大概是走得慢的好处之一了。

一路上下Uhuru峰身边会经过好多个冰川,只可惜这些冰川在未来的15到20年后都将彻底消失。那时候从心底里真心想走到冰川下去摸摸看什么感觉,但是想着来回需要的时间和权衡一下体力状况还是打消了念头。好在此生已经亲眼看到摸到过高山冰川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40/23408252865_9ff2ff3df2_z.jpg
冰川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622/23040273219_3793e9544c_z.jpg
冰川和云海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37/23325689001_5596ecec2d_z.jpg
冰川和地上的雪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68/23408252765_2247b0f20f_z.jpg
这块冰川大概就要断裂下来了

在自己网上到处做功课的时候到处看到人说最后登顶夜冷,有人甚至用这辈子从未遇到过的冷来形容。不过依照我生活在寒冷的北方冬天的经验来说实际温度没有那么可怕,感觉上大约在零下10到零下15度样子,但是风大真的很大。在爬Stella Point的最后一段的时候人都有能被吹倒的感觉。所以加上风速的温度(windchill)能有零下30度不夸张。

但是随着太阳的升起,温度迅速的上升。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18/23383374796_a9c6e4319c_b.jpg
那晚GPS没有记录全,只能看部分了。

登山公司给的信息:

  • 从Barafu营地(4600米)到山顶(5986米)
  • 登山时间7小时
  • 海拔上升1300米
  • 行走距离大约5公里

2015年10月乞力马扎罗Lemosho线路登顶 – 第6天从Karanga营地到Barafu营地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23/22683007514_9692b01fa8_z.jpg

整个Karanga营地在一个巨大的斜坡上,根本找不到一块水平的地面用来扎帐篷。我一晚上几乎就是不停的顺着防潮垫滑下去然后用力在睡袋里面把自己再蠕动回防潮垫的正当中以确保身子下面不是直接在地面上。

清晨起来后看到满地、满帐篷的霜。穿上冲锋衣把头和脖子都包住才能保证不冷。昨晚也是登顶前的最后一个完整的觉,早上大家都兴奋的互相鼓励。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56/22684257043_89c72027ae_z.jpg
天变得真快,我们以及身后的Karanga营地已经在浓重的云雾里面

今天的目的就是为了赶到登顶大本营Barafu营地。大概就是3公里路,海拔上升600米。登顶前最后一段路不会安排太大运动量。一路向前,照以往我们的导游都把速度压得极慢,而今天我和Jeff开始不管这些了自顾自在前面走。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72/22683316894_949cfda29d_z.jpg

遇到一个不知道什么公司的背夫自己一个人慢慢的走。他的慢慢的速度正好和我们期待的合理速度吻合,于是就这样甩开了后面两个一路跟着他,然后我们两个只用了两小时就来到Barafu营地。在这段路程最后20%的时候开始一阵一阵的下小冰雹,要不是这个海拔高度下下来的又是一场一场的雨。

到营地签到以后,我们自己的背夫还一个都没有到。整个Barafu营地坐落在一个山头上,各个公司的就上上下下的错落在山头各处寻找相对平整的地方扎营。我们在签到的房子屋檐下等了15分钟半小时样子Jeff往下走找到我们第一个到的背夫。营地的山头以及我们过来的一路都差不多就是上面照片中那种岩石石块很少有平整地面,我们就看着背夫们如何选地方扎下大家的帐篷。这里的地面更是倾斜,人躺在防潮垫上滑的更加厉害。有些地方明显是人力清理过把碎石搬开露出地面,背夫们就选这样的地方集中扎营。人出帐篷要去任何一个地方,比如同伴的帐篷,吃饭帐篷等统统是在高高低低的岩石上走来爬去的,去厕所更加是小心走路。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41/23228782161_ee77997954_z.jpg

营地里永远是雾气浓重,下午时后更是疯狂下了一阵冰雹。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622/22943464939_73b3d105c5_z.jpg

我的帐篷外看到一只花栗鼠在帐篷门之间跑来跑去,给了一粒黄飞红花生。感叹在这样基本就是寸草不生的地方还能看到有生命常驻也是大自然的奇迹了。

今天生下来的任务除了午餐、晚餐之外就是睡觉再睡觉,尽可能多的睡觉。

晚上10点多大家都被叫起来,下午茶和点心已经准备好了。烧好了热开水给每个人的水壶都灌上了。登顶夜寒冷大风,不仅人自己需要把所有御寒的衣物都穿上,水壶也需要保暖。各种方法五花八门,我在网上看到过有人说用登山鞋里面的厚袜子包住水壶(臭不臭到那时估计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我用一条布绒围巾把一瓶团团围住放在背包里另一瓶水直接插在背包外,基本上等在冻住前喝掉。所有的水壶尽量都倒过来放,即便结冰之后盖子那里也是最后冰上。如果你用驼背水袋每次喝完都把水吹回袋子里面否则外面那根管子极容易冻死。

放下所有不需要的东西,包括平板、确定不用的镜头、书等等一切。我们的公司让四个背夫一人睡进我们一个帐篷,为了保证没有其他人趁没有人进来偷东西。单反机机身放进背包,电池抽出来贴身放。带上几条能量块,我记得我带了大概5到7条样子。头灯里面的电池不论之前用了多久统统换上新的。

半夜11点我们上路了,在所有其他队伍之前。周围一片黑暗和寂静,唯有我们头灯照着的前方一小片光明,和头顶的星星闪烁。最激动的一段正式开始了。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42/22683015744_b7cc8b64ae_b.jpg

今天的GPS记录(仅作参考,和实际可能有出入)

登山公司给的信息:

  • 从Karanga营地(3963米)到Barafu营地(4600米)
  • 估计行走世间3.5小时
  • 行走距离4公里
  • 海拔上升600米

 

2015年10月乞力马扎罗Lemosho线路登顶 – 第5天从Barranco营地到Karanga营地


后半夜起来上了次厕所,喝了些水后人开始感觉好转起来,烧开始往下退。等到早上起来后就已经完全恢复,真是幸运没有吃药就这么几个小时在没有暖气的地方奇迹般的好了。

Barranco营地在一个山凹里面,三面环山南面朝着Moshi镇。晚上要是天好直接可以看到山脚下Moshi的灯光。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36/22926706360_5a71870467_z.jpg
营地晚上照例然冷,以来以后能看到帐篷上的一层霜,后半夜帐篷里大概9度样子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680/22594076644_ed9deb848d_z.jpg
从这个拗口往下看就是Moshi了

今天重头戏是攀爬Barranco Wall。这是一堵岩壁就在营地的东侧,也就是环住营地的三面山之一。岩壁垂直相对高度250米样子,一般需要用1到2小时来完成。爬这堵岩壁用简单的话来说就是没法像通常的盘山路那样能迂回上山,唯一能做的就是沿着悬崖上的石块从底下走到顶上,用吓唬人的说法就是在这1、2小时的攀爬过程中一面是悬崖一面是深谷。整段路有最窄的一段叫做kissing rock,意思就是说非常之窄,人必须牢牢贴住岩壁以至于必须亲住岩壁才能安全通过。不过事实上真的做起来比看起来安全得多,除非有恐高症一般来说就是有惊无险。

由于岩壁就在营地边上所以通常也被叫做Barranco Breakfast Wall。所有的队伍都早早的准备好。

8:40我们队伍出发,又是典型的拖延症。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626/22595436173_d2b118e19e_z.jpg
从岩壁脚下回头看营地就这么些距离。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82/22595436053_d24a1cce6a_z.jpg
这是对Barranco Wall的最初认识,这就是要走的路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01/22926707210_6c4f96c059_z.jpg
岩壁脚下有无数的菠萝树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23/22594604414_09d8734702_z.jpg
Barranco Wall的进一步认识,导游要求我们每个人都把登山杖收起来,手脚并用确保安全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49/22828362047_740b78525f_z.jpg
站在岩壁上回看北方,两种截然不同的地貌没有过度直接相接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11/22854571609_5f2882b67c_z.jpg
大家都小心翼翼的把身体尽量贴紧山体确保平衡。不过还属背夫们最厉害,就这样的路一步两阶台阶似的往上走,偶尔需要用一只手扶一下。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819/23222521165_3e32de7b9c_z.jpg
在后面出发的队伍还没有开始爬,就是华山一条路着急也没用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30/23196404456_8bcf8c7bac_z.jpg
往西看还能看见Mt Meru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64/23196404266_94aa8c9ee9_z.jpg
快到顶的时候又是云雾缭绕,好在没有下雨,感谢老天。否则脚下的岩石一定又湿又滑更加危险

等10:30样子爬到Barranco Wall的顶上后是一块大平台,所有的队伍都在这里休息。


我们的导游在4000米高处兴奋的玩翻跟斗。

总而言之我觉得爬Barranco Wall的那俩小时是除了最后登顶那一刻之外最好玩的一段了,因为这段路才是感觉有点挑战的部分。

接下来的行程基本上以往下为主赶往Karanga营地,这一路需要翻过两座山头。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658/22594077014_b17d8d9aa4_z.jpg
大家就在这样有阳光的云雾里面前进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676/22854571209_ccbe63def5_z.jpg
下坡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90/23222520585_0035e6de25_z.jpg
赶上一段大风把云雾贴着地面横吹

翻山,看到超多的银色everlasting花以及绿色灌木。恍惚有回到雨林的感觉。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591/23196403836_cb042453f9_z.jpg
看到的火山岩山崖上有好多自然洞穴

这两天Faith小妹走路明显看着就累,动不动就嚷嚷饿了。很明显的这两天开始她每顿饭都不好好吃,挑得厉害。问起来说原因是她已经先去了5天的safari然后来爬山,说safari中吃的东西和山上的都差不多,反反复复吃这些都腻了。看这形势现在的safari伙食标准照我12年前相比下降了许多。不管怎么说为了爬山成功,最好就是把safari放在后面,到那时再挑食影响也不大。

此外人越往高走胃口会越来越差,导游一再要求我们吃不下也要硬吃下去。我和Jeff都还好到最后一天胃口几乎都没什么改变,张子祥和Faith很明显的看得出不同。根据这经验要是你想确保自己的胃口常开自己可以备一些开胃小菜,比如榨菜、方便面等等之类的。此外就是带一些自己爱吃的高能量东西,比如巧克力什么的。

下午1:30来到Karanga营地。在爬最后一道山梁的时候遇到一个病倒的背夫,另一个背夫陪着背着他的个人行李,没有其他任何帮助往上艰难地爬行。问起来为什么病了还要往上爬说走回头路距离更远,往前往上走再折下去可以距离近一些。真是不容易,病了以后还是要基本全靠自己。

最后一道山梁下的溪水也是我们的水源,以及再下一天的水源。背夫们每次取水都必须上下一次山梁。后来导游跟我们说在那里晚上不允许背夫下山取水因为在附近的林子里面有人看到过猎豹出没,怕有人受伤。不过在这个高度能有猎豹也算是少见。

下午3点营地里面又开始下雨,好在头上已经有一块可以遮雨的地方了。雨下了一会儿就停了,并不很长。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19/22594165744_302ce1f4e7_b.jpg
今天GPS记录(只作参考,可能和实际有出入)

登山公司给的信息

  • 出发Barranco camp (3900米),到Karanga营地(3963米)
  • 估计行走世间3.5小时
  • 海拔变化100米
  • 行走距离大约4公里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