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最北端,突尼斯游记,2006年4月2日


一觉睡到天大亮。早餐还是老一套。

按照书上的地图在旅馆附近转了一小圈,看了几个建筑。其实这时候对伊斯兰的建筑已经麻木了。因为有些建筑即便是收门票游客也只能进入到很小一块区域,另外有一些建筑对游客完全不开放。弄到后面很倒胃口。

Mosque

Ribat

Zaouia Zakkak

因为完全没有想要买门票进入的欲望,单单在门外一走一看很快的。Sousse的Medina也算热闹,但是和别的城市的也是大同小异,卖的东西也差不多,我们居然已经对此麻木到一张照片没有拍的地步了。在Medina中过程中遇到几个同胞,打听之下他们愿在十工程招标获胜在这里建水坝。还有在许许多多的路口都站着一个箭头指着有一个博物馆。顺着箭头的一路带领来到这个小小博物馆前一看,居然还不开。

按照书上地图所说,在Medina的西南角落有一个博物馆,里面有精彩的馆藏。按图索骥往那个方向进发,到了那里却发现怎么都走不通的样子,于是我们围着那个角来回转。一个当地人和我们比划手势意思是这块地方是个监狱。还遇到另外一对鬼佬拿着另一份地图也找寻觅中,大家都无功而返。不死心,回到Hotel Medina想去问问旅馆里的人,他们会说英语。经过一番解释他们指出了另一条路。马上退房、寄存行李,很兴奋的按照这条路走下去,最终很沮丧地发现又走到了同一个地方。站在那里反复研究地图,终于醒悟过来书上的地图是错误的,那个博物馆已经不属于Medina的内部了。根据方向一路摸过去,终于气喘吁吁的走到了Sousse Archaeological Museum & Kasbah的门口。

买了博物馆的门票进去一看,满墙满地的马赛克,越看越多,中央天井周围有一圈房间,满是展品,其中一间大厅里面有许多巨幅的马赛克,真的是令人目不暇接。

拜占庭人的石碑

有一间小房间里面摆放着演示马赛克制作过程的东西

中央天井里面的雕像

获胜的罗马皇帝站在战车上,边上是体格强壮的俘虏。

Medusa(美杜莎)



VENUS THE GODDESS OF BEAUTY AND LOVE: With the help of two angels; the naked goddess of beauty and love bathes and washes her hair between the waves. One angel holds a mirror for Venus and the other holds ribbons for her hair. The four angels around Venus represent the four seasons. For example; olives represent winter, flowers represent spring, wheat represents summer and grapes represent autumn.


THE COURTSHIP OF BEACHAUTE AND SATYR: You can see the courtship of Beachaute and Satyr develops through the pictures. At first Satyr tries to take Beachaute but she refuses. But, in the end, she accepts his invitation and they happily leave together dancing. Around Beachaute and Satyr we can see the God of the ocean. He watches as courtship develops and his facial expressions changing as the story evolves. For example sometimes he is happy, angry, surprised and at times he is indifferent.


TRIUMPH OF THE CHARIOT OF BACCUS: In this Roman mosaic we can see the young God Baccus (God of Wine) riding on a chariot. Notice the young Baccus’s handsome face, beautiful, strong body standing tall and proud. His head is decorated with a crown of grapes and he wears a green and crimson robe. Behind him Victoria (Goddess of victory) stands holding a palm leaf in her hand as Beca plays the tambourine, Satyr leads the cortege and there is an identical, Satyr behind the chariot who serves as protection of the cortege. Beginning of III Century AD.


A FISHING SCENE: In the sea with a plentiful amount of fish there are four boats with two fishermen in each boat. The fishermen are fishing four different ways. End of III century AD. Sousse catacombs of Hermes.


TRIUMPH OF NEPTUNE: The naked God (Neptune) is carried on this chariot by two seahorses (Hippocampes, half horse half dragon). In his right hand he holds a trident and with his left hand he holds his ranes. Early II Century AD.


Ce dessin rappelle un motif originatire de la Chine. Il symbolise la dualité du dynamise universal, <<Le Yang et le Yin>> qui ne s’éliminent jamais. IIIe s. ap. J.-C. 这个东西没有英文解释,看法文猜想是三世纪从中国传过去的。


The Great Nile pygmy Hunt. With Hippo, duck and fish. Beginning of II Century AD.


This mosaic shows two boats with fishermen fishing with a trident and nasses. II Century AD.



THE FOUR SEASONS: These four mosaics represent the four seasons. Notice that each angle is placing a crown on a sea horse. On the crown you can see the symbol of the different seasons. Winter is represented with olives. Autumn is represented with grapes. Sprint is shown through flowers (roses). And finally summer is represented with wheat. End of the III Century AD.


The Story of a Attique: In the middle of this mosaic you can see Victoria as she picks the winner’s name out of the vase. Left of Victoria is Minerve (or Athena, protector of El Jem) who is representing them with the branch of the olive tree as a symbol of peace. On the right, is the looser, Neptune. Neptune is coming with his horse to start a war. On the mosaic is written a prophylactic for the evil eye. End of II Century AD.


A poet and a comedian with two masks, symbols of Tragedy and Comedy. Beginning III Century AD. The Poet’s House, Sousse.

其中另外有三个展览房间很隐蔽,我们差点错过。在这三个房间内有更奢华的马赛克。


THE GAME IN AMPHITHEATRE: This mosaic represents the gladiators fight in the amphitheatre. The four gladiators are from the group Teleguinii. In the middle you can see the waiter with the prize. You can read names of the gladiators and of animals. Middle of III Century AD. Smirat (near Moknine)



DINING ROOM MOSAIC: The mosaic on the floor of this room was found in a dining room. There is a representation of four hunters who are trying to kill animals with large knives. Notice that animals are frightened and they are running in all directions. To the left and right you can see the place of benches around the table. III Century.
上面两张是从一个晚餐厅发掘出来的,实在太大,都不可能全部拍进去。大致上说那片地上马赛克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宴会桌子摆放的地位置。

成功的在博物馆消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又到了中午时分。半个月来廉价的本地食物已经被吃的实在不想再吃了,吃饭成为最头痛问题,经常不得不靠三文治来对付一顿饭,这顿午餐也不例外。

下午在Medina继续到出闲逛的时候看到另一家旅馆,进去看了看都不错,价钱还便宜不少,定了了房间,会原来的旅馆搬出行李过来了。

当天的晚餐连三文治都不愿意吃了,在街上看到一家本地点心铺子,结果挑最贵的点心每样来一点买了一大盒子充当了晚餐。

4月2日费用一览
大瓶矿泉水 0.5 DT
博物馆门票 3 DT * 2 + 1 DT 相机
博物馆厕所 0.1 DT
午餐 4 DT
Hotel Emira 25DT
点心晚餐 9.2 DT
果汁 1.7 DT
大瓶矿泉水 0.5 DT

Advertisements

非洲最北端,突尼斯游记,2006年4月1日


我们来Sfax的时候曾经很犹豫要不要多住几天。因为前面提到过在Ong Jemal的沙漠里的星球大战拍摄地遇到过来自Sfax的一大家子,他们曾经邀请我们如果4月2日以后去Sfax的时候到他们家里做客。一方面是很好奇本地人家里会是什么个样子,但是另一方面这里要无聊两天也太痛苦了。左思右想最后还是放弃了。继续往下一个目的地El Jem前进。由于参观El Jem下午到傍晚到达就可以了,上午还是有半天时间到出闲逛。

便宜的旅馆果然有很不好的地方。一清早大概只有5点的样子,旅馆的其他住客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了,不停的开关自己的房门、公共厕所的门,大声地互相聊天(也许在做早上的祈祷)。我们被闹到7点多也起了床,到Medina南门外买了点心吃了早餐。然后开始无聊的在Medina内的闲逛。其间还到一个茶馆泡了一会儿。说到这里要提一句,茶馆是本地男性的社交中心,喝茶、聊天、抽烟、打牌、看体育转播等等,绝对没有本地女性出现在之内。

Medina南墙

Medina北城门洞

好不容易消磨了不少时间,找一块阴凉的花坛坐下。边上有一个大妈是做卖茶水生意的,看到我们坐在边上比划着让我们给她拍个照。从液晶小屏幕上看到自己,她兴奋的不得了。

终于熬到了12点课时吃午饭了。然后就是回旅馆拿出积存的行李,叫上出租车来到SNTRI车站。在车站里面看到这张他们总统的招贴画像,简直就像文革的感觉,好玩死了。

说到他们的总统,还要多嘴一句,他们所有的生意店家都必须悬挂总统画像,否则会有警察的麻烦的(书上这么说的)。然后他们总统独裁的利害,突尼斯1956年独立,第一任总统从那时候上台一直做到1990年,现在是第二任总统。

我们昨天从Houmt Souq过来的时候在出站之前已经打听清楚了前往El Jem的所有车次了,所以今天是算着时间来的。结果售票窗口不开门,说要到下午2点午休结束了再开。等到2点里面的工作人员比划着没有车去El Jem,我们一下子晕掉了,昨天还打听好的,今天怎么突然变了?到车站里外一同走,找到一个会说点英语的工作人员帮我们到售票窗口打听究竟,原来是票子早就没有了,有车无座位!!!

赶紧拿上行李走到不是很远处的Louage车站,那里还好不用等几分钟人数满了出发。

自从我们离开南部的Tataouine之后气候就舒服多了,甚至早晚都有点凉。然后车子一靠近El Jem就开始感觉到异常燥热。

 
来El Jem唯一的目的是参观Colosseum。这是一个巨大的竞技场遗址,世界文化遗产名单上的,罗马世界第三大的竞技场,在车子靠近小镇的时候就能从远处看见。这个竞技场138米长,114米宽,有三层30米高的看台。据估计这个竞技场能容纳3万人,比整个镇子的人口都多。

入口处的示意图

竞技场的外观

进入内部后俯瞰中心部分

看台下面的拱廊

竞技场正当中的地下部分,就是正当中一长条

这地下全是一小间一小间的房间,也不知道是关角斗士的还是野兽的

下午6:30废墟关门,我们最后一批后可出来。走向500外的火车站,每天晚上19:15有一班火车会继续北上到Sousse,也就是我们下一个目的地。

晚上8点多到达Sousse。在Medina内旅馆集中的一片地方看了几家旅馆,找到一家超大房间的旅馆,价钱也合理,住下了。

4月1日费用一览
早餐点心 1.4 DT
茶 0.43 DT * 2
超市牛肉、酸奶 4.66 DT
午餐 4.8 DT
出租车到SINTRI车站 1.2 DT
厕所费 0.2 DT
Louage –> El Jem 3.35 DT * 2
竞技场门票 6 DT * 2 + 1 DT 相机
火车票 –> Sousse 3.38 DT* 2
Hotel Medina 35 DT

非洲最北端,突尼斯游记,2006年3月25日


Kasserine 比 Le Kef 暖和许多,也许是因为更靠南边,虽然旅馆条件简陋很多,可并不觉得不舒服。早上起来简单洗漱一下出门找早餐,就在昨天晚餐饭店的边上发现一家点心店卖看上去像米糊一样的东西,不少人在里面吃,好奇之下我们也买了一碗,口感还行,就是太甜,两人吃一碗还觉得顶。想继续找吃的,绕广场一周没有别的收获,因为急着赶路就回旅馆啃了大半袋威化饼干,然后退房寄存行李上路。Bus和Louage站的位置已经不是书上描述的地方了远了很多,我们一路不停的打听终于摸到地方。

去Sbeitla的Louage很快凑足人数出发,也就是半小时后就到了目的地。然后这处废墟有点让人失望,人工复建的痕迹太严重,在看过前面几个经典之后开始觉得这里有点鸡肋。这个废墟的售票处堪称豪华,几乎和大城市的银行有的一比。

Arch of Diocletian

 
最夸张的围墙之一了
 
Byzantine Fort
 
 
Antonine Gate
 
 
过了这个Antonine Gate之后也就是Sbeitla最主要的遗留物了,三个连在一起的神庙。
 
 
从左至右依次是 Temple of Minerva, Temple of Jupiter 和 Temple of Juna。

Temple of Minerva

 
 
Temple of Jupiter
 
 
要到Sbeitla镇上的Louage站的距离也比书上说的感觉要远很多,顶着烈日一步步走过去实在不是很舒服。

下午要继续赶路,目的地是Touzeur,从Kasserine并没有直接的车过去,必须在Gafsa中转。回到Kasserine之后又回到那家小饭店饱餐一顿,去旅馆取出行李打了车到了Louage站。在Gafsa的Louage站等车凑人数的时候已经明显能感觉出来炎热了,已经很靠近Sahara沙漠了。不过也就是从这里开始我们发现一件很有趣或者让我们很痛苦的事情,在这些炎热的地方的本地人大概都是属骆驼的,特别耐热,我们都觉得热得不行了,他们依旧能够穿着厚厚的衣服,比如毛衣加上皮夹克或者很厚的外套甚至羽绒服,而且他们坐车很喜欢把窗户全部关掉,在没有冷气的玻璃暖房里面悠然自得。我真的不敢想象在真正的夏天的时候对于游客来说坐车将是怎样的一种考验啊。

下午5点左右我们到了南部重镇Touzeur的街头,还是热。然而这个还不是最惨的事情,当我们背着巨大的背包行走若干时间到了第一个旅馆之后被告知客满,在接下来到处疯狂寻找之后我们几乎绝望。从旅馆工作人员的口中我们知道突尼斯每个季节有两周的假期全国放假,我们正好赶上了春季假期的第一个周六,几乎全国的游客全部涌到了沙漠地区,他们也知道夏天来沙漠受不了啊。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旅馆有一间房间几乎什么都没有,而且公用卫生间、洗澡的还要25 DT,想来想去不划算。后来仔细一想,旅行团过来住的旅馆都不会太差,那么最便宜的那一类旅馆应该很少有人会问津,果然在Medina正当中一家很小很破的Budget旅馆几乎所有的房间空着。我们两人包下一间三人房,还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厕所!尽管床铺的卫生条件值得怀疑,但是在非常时期不能讲究太多了。

3月25日费用一览
早餐米糊 1 DT
Louage –> Sbeitla 1.6 DT * 2
Sbeitla 门票 3 DT * 2 + 1 DT 相机
Louage –> Kasserine 1.6 DT * 2
出租车回旅馆 1 DT
午餐 4.5 DT
出租车去Louage站 1 DT
Louage –> Gafsa 5.4 DT * 2
本地茶 0.15 DT
Louage –> Touzeur 4.65 DT * 2
Hotel Khalifa 12 DT
晚餐 7 DT

非洲最北端,突尼斯游记,2006年3月24日


今天的目标是参观Dougga遗址,下午赶往下一个城市。Dougga的遗址坐落在一个山头上,保存得相对比较完整,可以给人一个相对全面的概念当年古罗马人如何生活的。废墟之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山顶最高处的Capitol(古罗马的主神殿),也是古罗马在非洲的最雄伟的纪念碑之一。

由于下午要继续赶路,故此需要早点出门然后早点回来,一大早起床之后打算去吃旅馆的早餐,但是被告知8点才开饭,等不及了,回房间拿出昨天晚上在超市买的食物吃了一通全当早餐了。马上退房,把行李寄存在前台,赶往车站买了去Tebersouk(Dougga废墟的后门距离这个镇子3公里路,前门距离镇子5公里)的车票。8点半车到小镇,司机把我们放在了往山上走的路口。一路上坡走的气喘吁吁,估摸着走了大约一半左右的时候从山下来了一辆Pickup,伸手拦车,副驾驶的老头会说英语,1个Dinar拉我们到后门,兴冲冲爬上后车斗不一会就到了。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我们到了后门,一直到进门找到第一个参照物在地图上对比了半天才醒悟过来。

在里面参观的过程就不多说了,整个上午游客很少,一直到中午左右才看到旅游巴士拉着一大群鬼佬们来到。真得很佩服那些老头老太们,穿着凉鞋、拖鞋、沙滩鞋之类的能在废墟高低不平的路面上健步如飞。

废墟一览

好像是对面山头的不知名废墟

Capitol 的解释牌子

Capitol

在Capitol里考古的小朋友们

Arch Septimus Severus

Arch Alexander severus

Licinian Baths

Latrines Ain Doura

Temple of Juno Caelestis

Theatre

Trifolium House

中午时分参观结束,打算从后门原路走下山去。正巧看到有一个本地人正在发动汽车,并且车里就他一个人,一想正好商量一下能否搭便车下山。那人能说英语,他告诉我们他们是一大家子出来玩,总共三台车,说没有问题能搭上我们,并且分文不取。原本我们只请他们把我们放到山脚而已,结果在闲聊过程中他们知道我们要回 Le Kef 就送我们到了距离 Le Kef 更近的他们居住的一个大镇子,真的是很不错的人。就在这个镇的入口还有一片废墟,他们强烈推荐我们看一下,可惜时间不够了。

接下来就是在镇上的车站等到了车顺利回到旅馆,拿出自己的行李走回到车站,买好了去下一站Kasserine的车票。在车站等车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个住在Bizerte的高中生也在等车回Tunis。他能说很不错的英语,也是我们整个一路上遇到过的英语最好的之一了。我们请他帮忙在本子上用法语、阿拉伯语写下Lamb, Beef, Chicken的翻译,准备往后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直接拿出来指着点菜解决肚子问题。

Kasserine 距离 Le Kef 170公里,3小时以后车到了这个城。按照书上说法城里唯一只有一个 Budget 的旅馆,就在下车的那一站50米处,车上有一个乘客很热情的把我们领到了旅馆门口。这个旅馆很简单,房间里面除了床和一个洗脸的水池什么都没有,但是看上去刚刚装修过显得很干净。一楼的饭店正在施工中,没有饭吃。放下行李出门走到边上的中心广场,找到一家本地人的饭店。正好用上了几小时前刚刚拿到的翻译。这个城很少有游客到来,民风很纯朴,吃的东西价格便宜。对外宾很是有待,又给餐桌铺白纸又洗杯子,而且免费添加我点的那份豆子。自食物中毒以来,终于吃上了一顿正儿八经的晚餐!

再下面就是 zzzzzzzzz…..

3月24日费用一览
Bus –> Tebersouk 3 DT * 2
顺风车 1 DT
Dougga 门票 3 DT * 2 + 1 DT 相机
Bus –> Le Lef 2.15 DT * 2
Hotel de la Paix 14 DT
晚餐 5 DT

非洲最北端,突尼斯游记,2006年3月23日


原计划中在Le Kef的一天应该是比较休闲的一天。早上起来在旅馆吃了老一套的早餐,然后按照书上指出的城里也有一点小遗址依次前进。其实城里的小遗址实在是不值得怎么拍照留念了。此外城里的山坡的最高点有一个城堡(Kasbah),据介绍在公元前5世纪起就有类似堡垒的东西占据了这块地方,此后被不同的拥有者不停的改建,6世纪被拜占庭人,16世纪末被土耳其人,近代法国人,现在被突尼斯军队,直到1992年撤出。

Kasbah

Kasbah的参观应该是免费的,但是大门是一直关闭着的,有两个看门人一直守着,看到游客到来就开门带着进去走一圈。其实 Le Kef 这个城在路上就看不到什么外国游客。那个看门的能往外蹦一点点英语单词,加上比划手势让我们搞懂了哪一个区域、房子是什么用处的。末了出大门的时候那个带我们进来的看门人比划着想问我们要一点小费,我们问他想要多少,他伸出三根手指头,我们问是不是3个Dinar,看他的意思也不像是要这个数目但是又搞不清楚,于是给了他1个Dinar。等我们走出大门俯瞰城市,过了一会儿他从里面追出来了把那个1 Dinar还给了我们,于是我们明白了,他刚才想要的是300 mills (0.3 DT)。

从Kasbah俯瞰城市

从城堡的山坡上下来,边上有一个不知道罗马人还是拜占庭人的Basilica,因为书上并没有标明这个地方,也没有任何说明。这个小小的庭院加上一些房间也是免费参观的。

Basilica的庭院

应该是拜占庭人的标志

满屋子的石碑文物就这么放着

就在这个边上不远处有一片小广场,背后是大清真寺,茶馆就在清真寺脚下排开着。
清真寺脚下的茶馆

继续往下走就来到了这个城的Medina,相比我们走过的Tunis城的尺寸上小无数,但是街道确实很宽敞。很多店铺还没有开门,显得有点冷清。
Medina的街道

一家门面考究的珠宝店

再往前没多少就走到了现代的大街上了,闲暇无事偷拍了两张人像。
人像

至此城里已经逛完了,但是也就是到了中午时分而已。

眼看着只有11点的样子就无所事事起来,不免心中不快,于是临时决定前往Makthar (Mactaris)。这是个游客很少前往的遗址,从门票上的编号就看得出。坐上长途车往东南走大约1个多小时就到了Makthar,遗址就在路边。到了镇上,眼看着下午1点样子了该找地方吃午餐了,按照书上说法这个镇除非迫不得已不要住下来过夜,因为镇上只有唯一一家旅馆+饭店,而且条件实在不怎么样。语言不通,跟饭店老板比划了半天没有搞清楚有什么吃的,老板着急之下把我带进了他们的厨房直接打开冰箱让我看。终于老婆点了一份烤鸡,我点了一份烤鱼,这也是饭店能做的全部菜了。用餐完毕,走到遗址大门买票进入。整个废墟是在一座开满野花的小山坡上,看上去感觉真不错。

但是坏事情开始了,我开始越来越强的感觉到人不对头了,头痛、胃不舒服、恶心的感觉越来越强,在废墟里面经过一翻痛苦的上吐下泻,终于人慢慢的缓过来了。最初以为是高原反应(想想也不对头,当年在唐古拉山口的五道梁子也没有这么难受,用我的手表一测量海拔还不到一千米呢),后来老婆认为午餐的鱼吃出问题了,大概有点食物中毒。所以在这个废墟里面就是我找地方坐着,老婆拍照,然后到下一块地方继续坐着老婆继续创作。

South Eastern Baths

遇到的本地人小朋友,能说英语

Vandal Church

Trajan Arch

Forum

Basilica

下午三点半样子参观结束,拖着有病之身走回Louage车站。一问之下居然回 Le Kef 的车已经都没有了,心中暗叫大事不好。和还在站上的司机讨价还价,他自己首先开价25 Dinar单独拉我们去 Le Kef ,我们想还价到20 DT,他不干,接过去了纸笔写下了30!25死活不干了。心想太贵了,想到路口等出租车,根据路程计算出租车也差不多就在30上下了。还没有等到出租车,等来了另外一辆准备收工的Louage,同时遇到一个会说英语的本地人帮我们做这个Louage司机之间的翻译。司机开价30,我们还到25,然后司机很痛快地答应了。二话不说上车走人。谁料想老兄开车直奔修车行,原来是换刹车片去了,搞了半天弄好了,终于上路。一路上和牧羊人不停的招手打招呼,还中途加了一次油、给自己买了点吃的、被警察拦截了一次。原本1个多小时的路程在走了差不多2小时。

终于回到了有热水澡、暖气的旅馆。。。

3月23日费用一览
Hotel Les Remparts 20 DT
Bus –> Makthar 3.01 DT * 2
午餐 10.5 DT
Markthar门票 3 DT * 2 + 1 DT 相机
Louage — Le Kef 25 DT
超市食物购买 6.725 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