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乞力马扎罗Lemosho线路登顶 – 总结


乞力马扎罗这么走一圈难不难?其实真的不难,不何需要专业登山技能。要是在网上看到什么“征服”、“挑战”之类的词的话都属于博眼球一类的,没有那么可怕。如果需要真的有难度的话应该去Mt Kenya,两个人一组大家的性命在同一根绳子上挂着。但是要是说是不是很轻松呢,那绝对不轻松,尤其是登顶上下一圈,同行的Faith小妹在她自己的Facebook上就用一个词”suffering”来描述当时的感觉。

对于大部分人从没去过高海拔地区的话,像拉萨那样的地方严格意义上说根本不算高海拔,最大的未知数就是身体能不能出现自己抵抗不了的高原反应。我一直认为身体是不是适应高原属于天生体质,也许通过训练能够改善,但是对于我们大部分普通人来说几乎没有这样的训练机会。像我自己在1999年在青藏公路唐古拉山口5400米那块界碑留过影,2013年在厄瓜多尔Cotopaxi山一日游从4500米走到5000米,两次下来都没有什么故此我知道高原反应对我不是问题。同行的张子祥在这次登山前从未有任何一次机会上过高海拔,甚至没有去过寒冷的地方。他从大概从第4天开始一直到最后一天时时刻刻在和高原反应作斗争,但是最后也成功登顶顺利下山。从他的Facebook上原文拷贝他自己描述的登顶的感受:

Achievement unlocked #1: 5895m elevation (the Roof of Africa)!

Ascension from the base camp (4600m) started at 11.00pm on Friday and I arrived Uhuru Peak (5895m) at 8.15am on Saturday. The walk was long and slow, as the air pressure got lower. By the time I reached 5500m elevation, every step required roughly two breaths. Along the way, a number of tourists decided not to proceed and descended back to base camp, but my guide encouraged my team not to give up as we did not show any form of altitude sickness.

Moments before this picture was taken, I succumbed to ‘altitude hangover’ or a mild symptom of high-altitude cerebral edema. Some gibberish sentences my guide and I recalled are:

“I am tired, I wanna go home”
“I feel drunk”
“Why is it [Uhuru Peak] so far?”
“I am so high, am I gonna die?”
“I am only here for the glaciers”

Achievement unlocked #2: got wasted without alcohol.

My drunkenness faded away steadily after descended to Stella Point (5739m), amazingly, and I was able to return to base camp 2.5 hours later by foot.

Achievement unlocked #3: walked for 12 hours between 4600m and 5895m elevation.

所以我想说的是不要吓唬自己以及顾前顾后的。但是这也并不等于说在什么都不确定的前提下不做任何准备,主要说就是给自己准备些高原反应药。我最终自己什么都没有去买但是在网上研究过一通。根据我的研究红景天就算了基本属于心理安慰,真心的话去买Diamox。如果买了Diamox的话从登山前一两天就开始吃,不要间断直到下山。但是Diamox也会有副作用,看到最多的就是手指发麻。同行的Jeff对我们讲了他在尼泊尔徒步时候的经历,他说他遇到一个女的就用Diamox,结果反映强烈整个人都受不了了,最后停用后慢慢好转起来。所以说到底用不用自己决定。

另外以我的感受上山最需要准备最充分的是防水,其次是御寒。乞力马扎罗每年一次长雨季和一次短雨季,之间都是旱季。旱季并不代表一定不下雨,而是下雨概率低一些。防水冲锋衣肯定是必须的,防水裤也不要小看,徒步鞋也要防水。最会让人忽略的是手套,从4000米左右开始往上有很大机会白天手拿登山杖需要手套保暖,但是下雨时候手套往往是最容易湿掉的,雨披似乎没有能够把双手全部遮住的。我这次选的时间里应该是在短雨季开始前的旱季的末尾但是不幸一路遇到3场半雨,不是到算不算所有爬山中非常不幸的一类了。

保暖来说重头戏肯定是登顶夜不要被冻住。就象我前面写的我感觉直接温度大概是-10到-15度之间,要是你有在寒冷的北方生活过得经历这个温度根本不算什么。但是风大就看你的冲锋衣的放风能力了。我出门前在网上到处看,看见有人说买了个滑雪面具用了然后自己超级庆幸这个决定,于是我也去买了个,结果觉得带了以后呼吸受很大影响不得不大部分时间脱下来,风吹的厉害带一会儿。所以你要是去买的话千万买开口大一些的不影响吸气气流的,我们一个导游带了一个面具开口就比我的大,他一路都不用脱下来。

防寒还有一点就是每天夜里营地里睡觉时候。我在对我的登山公司做reference的时候看到有几个人,看名字都是女的说他们提供的睡袋有些冷。我带上自己的夏季睡袋,薄薄的那种。一来是当内衬(谁都心里不清楚这些睡袋别人用了多久,怎么样清洁过),二来是相当于多加一层,这样在睡袋里面的时候一点都不冷。Jeff经常野营甚至雪天野营,他教一招每天晚上睡觉前把水壶放上热水放脚底下,这样人可以暖和许多,其实这就是热水袋一样的。于是Faith和张子祥每天晚餐后都让厨房帐篷帮着灌热水,年纪轻的反而怕冷。此外建议带上保暖内衣,睡袋里面能做到不冷,但是要从睡袋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除非能做到一晚上不起来上厕所,但是我觉得基本上做不到。每天都会被导游要求多喝水,高海拔也会增加腹泻(类似腹泻)的概率。要是有可能几个人挤一个帐篷那么室内温度会高一些,比如背夫们好多人挤一个帐篷而我们一人一个,每天早上起来看他们的帐篷上仅仅是湿漉漉而我们的帐篷上一层霜。

此外还有要是你有洁癖的话就不要去爬山了,每人每天早上一小盆温水洗脸,除此之外所有的清洁工作就看自己愿意了,洗澡是绝对没可能的,洗头能做到的话也算是神人了。上完厕所绝对没有什么水池、水管给专门洗手的。刷牙基本就是自己饮用水,除非每次刷牙都去要热水,基本上早上起来水壶里的水都冰冰凉。每天晚上晚餐之后天都好冷,我有几次就只用了漱口水对付一下。在这种情况下湿纸巾几乎是必备品,吃饭前至少能擦一下手。

好了这差不多就收我想说的全部了。另外 https://flic.kr/s/aHskkg1JHb 有我整理出来的全部登山过程的照片,欢迎参观。

2015年10月乞力马扎罗Lemosho线路登顶 – 第8天下山第二部分


早上起来晴空万里,山顶的雪峰清晰可见,住在这个营地的最大好处就是能在告别前最后看一眼自己曾经走过的高度。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73/23573541455_08f51e1f9b_z.jpg
有心急的队伍一清老早在我们还在起床收拾的时候已经准备上路了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62/22946478043_b5bbf71e20_z.jpg
最后一次在山上洗脸,在这8天中每人每天早上有这么一盆温水洗漱,此外就没有了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55/23547479706_d7941ea92f_z.jpg
来个集体合影,感谢每个人给我们的支持和服务

合影之后全体背夫、厨师、导游为游客载歌载舞。这似乎已成爬山活动正式项目之一。在此扎营的所有队伍都享受到这一待遇。

8:30全队开拔。这一路最开始是爬着类似我们第二天的岩石路,不过方向是向下而已。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27/23491110411_8a2bbb8690_z.jpg
我们开始下山了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14/23573541815_15bf96ce26_z.jpg随后又一次进入雨林,道路变成了一级级的台阶

这些台阶时而相对平缓时而高低落差大。昨天下山膝盖剧痛经过一个晚上没有恢复多少。一开始痛的还算轻,越到后来越痛大量需要靠登山杖来减轻对膝盖的压力。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86/23573541695_ec91608f4b_z.jpg
雨林越来越密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76/23464999832_479f148af0_z.jpg
等下降到2000多米的时候明显刚刚下完一场雨

树叶湿漉漉的带着水珠,道路被雨水浇过之后变得异常得滑。一路下山鞋底打滑摔了大概有两三次。就在这样的路上亲眼目睹了一次昨天看到过的山上救援推车的实战。6个工作人员一面三个把住车子,上面躺着一个游客一条腿弯着双手抱住膝盖,估计是伤了腿之类的。就这样那6个人带着车子以一路小跑的速度顺着这么滑的路面奔跑而下,在车子从身边经过的时候就看那游客面带微笑看着我们,而我们惊叹于他们能在这么滑的路面上轻松自如保持平衡然后避开障碍。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36/22946478163_b7c05dac82_z.jpg
终于快到了,要走的山路的最后一段

此时我的膝盖实在是疼的厉害,不得不大把大把的时候人倒过来走着下坡来缓解一下。咬牙坚持到Mweka山门登记出山,这时候是下午1:30。登山公司来接人的车已经等着我们,上车后每人送一瓶Kilimanjaro啤酒以示庆祝。就这样8天结束全部,所有的快乐和经历都已成记忆。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25/23277914090_73461faa62_b.jpg
今天GPS记录,包括最后一段在车上回Moshi的

半小时后回到Moshi镇。没有先回到旅馆,而是去了办公室。在第0天给大家讲解重点的时候就说好给小费不用在山上的时候分,等最后一天在办公室。上山前建议大家把身上所有的重要东西包括护照和现金都寄存在他们办公室,以防在山上被不老实的背夫偷走。大家一通计算、拿钱、分摊、装信封,然后一份份的直接送到每个陪伴我们上山的工作人员手上,互道感谢后大家告别。

随后送我们回旅馆,终于有了热水可以痛痛快快的把自己洗干净。

傍晚时分公司老板给我们送来塑封过的登顶证书,我拿到了第361189号。我们四人决定晚上出去大餐庆祝,在tripadvisor上查了下饭店,公司派车把我们送过去,等吃完差不多老板亲自过来再接我们回旅馆。那一晚大家基本都挑贵的点,山上伙食依照在山上的标准已经算是尽可能的好了但是也经不住条件限制到后来都吃腻了,这顿饭可是解了馋。差不多把能供应的啤酒品种点了一整圈没拉下。

大家互相加了facebook,能有这么次机会一起走一次也算有缘份,不知道还能不能在现实生活中在能相遇至少我们可以相隔万里互相问候。

2015年10月乞力马扎罗Lemosho线路登顶 – 第7天下山第一部分


在最高点的那块牌子下拍过照之后不作停留转头下山。首先还是要回到Stella Point,在那里遇到张子祥和Faith刚刚上来。看样子他们走的不算太慢,比我们迟了大约2小时的样子。见面后互道祝贺,他们接着往上,我和Jeff继续往下。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49/23325688911_bff44fc61c_z.jpg

下山一点也不比上山省力。我们并不是严格按照上山的线路原路返回,在Stella Point之后走的一条全是松散碎石的路,有些地方还相当有坡度。在这样的路上登山杖基本上没有什么用处。下山的方法就是脚后跟插到石头堆里面人就势往下滑,用脚后跟来控制速度。在这样的路上一路要走2小时左右,膝盖几乎痛得废掉。人也失去平衡摔倒好几次。

咬牙挣扎着回到大本营大概是早上9点样子,营地里给每人准备好了一杯果汁,一口气喝下之后连早饭都不想吃了,一头扎进帐篷就去睡觉。到中午12点样子那两个终于回到营地。

原本的计划是回到大本营之后大家吃早餐然后继续下撤到4小时外的Mkewe营地。但这一天看着大家都走伤掉的样子加上等全部人回到营地已经是中午,我们的导游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所有人先睡两小时,等到下午两点吃午饭然后去两小时外的近一些的营地,把少走的两小时加到明天。按照这个计划大家分头休息,午餐然后收拾各自的行李出发。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77/23299764802_5750600fa2_z.jpg

下山途中又一次走进浓雾,不过已经全然不在乎了。登顶已完成,即便下雨湿掉也没什么影响了。在路边看到救援用的车子,于是给我们讲解如何使用的,每次救援需要出动6个人一边3个把住车子。这车子没有任何刹车设备,全靠人力控制。我们有幸第二天真的看到一次这车子实际使用的壮观场面。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69/23040272999_98629f3ce7_z.jpg
第一次在山上看到不要乱扔烟头的告示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73/22779875604_0d867d641b_z.jpg
下午5点来到我们在山上的最后一个营地High Camp。到了一看还真有好几支队伍在这里扎营,看来也是不想再多走两小时了。

就这么一路2个多小时的下坡我的膝盖继续被煎熬着,大量需要靠登山杖来抵消体重对膝盖的压力。

山上的最后一个晚上、最后一顿晚餐。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593/23477257216_ae845fe42f_b.jpg
这段下山的GPS记录

2015年10月乞力马扎罗Lemosho线路登顶 – 第7天登顶


登顶夜除了我们原本两个导游之外还加上一个背夫,就是summit porter兼做导游助手以防不测。连同我们四个游客,一组7人在星光下启程。

通常来说队伍都会选择半夜12点出发我们却提早一小时,我没有去问但是猜想跟我们导游一路过来都把速度压得很慢有关系,今晚也不例外为了照顾张子祥和Faith一如既往的如书生踱步那么的速度,于是想利用这多出来的1个小时多走几步。

走了大约1到2个小时之后陆陆续续被后面的队伍超过了。往前、往后一串串的头灯在黑夜中星星点点的排成长队也颇为壮观。

今晚登顶的游客看上去也只有40到50个左右,导游说远比正常时候要少得多。我们登顶的那天正好是坦桑尼亚2015年大选周末前一天,张子祥因为在达累斯萨拉姆给坦桑尼亚政府工作所以沿路给我们讲了很多这次选举的事情。这次选举两方非常接近所以到处是竞选运动,就连我们登山前在Moshi住的一天都能感觉到。于是我们的导游认为因为竞选很多游客怕危险故此等避开这段时间后再来因此造成登山人数大减,虽然我实在是想不通再危险怎么可能影响到爬山除非打仗了。

等走了3小时样子我们被更多的队伍超过,我心中开始担心能不能在天亮前赶到山顶看日出,于是提出疑问。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把队伍拆成两支,Stanley带着Jeff和我加快速度,Andrew和登顶背夫Florence带着张子祥和Faith在后面依照他们喜欢的速度慢慢走。

就这样我们三个人开始反超其他队伍了。走的速度一旦开始加快以后海拔的威力立马出现,原本在龟速行走的时候也就是正常呼吸就可以,加快大概一倍以上的速度后马上需要持续地大口喘气才能保证足够氧气吸入。头痛也再次出现,好在不是很严重属于可以忽略不计的那种。日后下山之后和大家闲聊问起来Jeff也出现头痛,程度也不厉害。

要到最高点Uhuru Peak,大概除了走Western Breach之外其他的在南面上山的线路都先要到Stella Point。从Barafu大本营到Stella Point这一段不论从精神上还是从身体上都是严重的挑战。上坡路陡就很费体力,于是心里就希望能尽早到达,然后每次抬头就着星光和月光看还有多少路需要走,每次看到的都是无穷尽的大山在自己的头上。看过别人的游记,以及我们导游一路就给我们灌输,走这段路一定要有用尽自己的极限的顽强精神来支撑。我觉得虽然到不了“极限”这个地步,但是真的不轻松。

一路走着,到后来自己很多次出现瞬间恍惚的感觉,在那一刻会觉得人不受自己控制,几秒钟之后恢复回来然后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再次出现这样的感觉。我甚至觉得有几次人都要从身边的山岩上滚下去,每次都必须强迫自己回到该走的路上。反正这一路的大部分时间就是低着头,盯着眼前2米远的地方,跟着导游、队友、其他队伍一步一步地大脑麻痹的前进。

早上5:30左右来到Stella Point人几乎是精疲力尽,连多走一步都不愿意的样子。那时候天刚刚有点蒙蒙亮Uhuru峰还在45分钟远的地方等着,所以还必须继续前进。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685/23112467290_13865f6bfe_z.jpg
早上6点多的样子太阳从远方地平线上升起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825/23325689161_06853fbfb7_z.jpg
金色的晨光投射在冰川之上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33/23409254465_4264bfbb1c_z.jpg
这属于每人必须留念的地方

在Uhuru牌子下已经有大约20来人排队等着拍照了,每个人都对正在上面拍照的人超没耐心。也难怪在这个海拔、温度、体力消耗的情况下谁都想早点拍完照上山去,所以要多多摆姿势、做表情就别想了。我都不知道把相机扔给了那个公司导游,反正见人就给了,那导游也算聪明就按着快门一口气不知道拍了多少张确保总有能成功的照片。后来和张子祥和Faith问起来,他们走的慢等到的时候人差不多已经散尽了,于是可以尽情摆姿势。这大概是走得慢的好处之一了。

一路上下Uhuru峰身边会经过好多个冰川,只可惜这些冰川在未来的15到20年后都将彻底消失。那时候从心底里真心想走到冰川下去摸摸看什么感觉,但是想着来回需要的时间和权衡一下体力状况还是打消了念头。好在此生已经亲眼看到摸到过高山冰川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40/23408252865_9ff2ff3df2_z.jpg
冰川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622/23040273219_3793e9544c_z.jpg
冰川和云海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37/23325689001_5596ecec2d_z.jpg
冰川和地上的雪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68/23408252765_2247b0f20f_z.jpg
这块冰川大概就要断裂下来了

在自己网上到处做功课的时候到处看到人说最后登顶夜冷,有人甚至用这辈子从未遇到过的冷来形容。不过依照我生活在寒冷的北方冬天的经验来说实际温度没有那么可怕,感觉上大约在零下10到零下15度样子,但是风大真的很大。在爬Stella Point的最后一段的时候人都有能被吹倒的感觉。所以加上风速的温度(windchill)能有零下30度不夸张。

但是随着太阳的升起,温度迅速的上升。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18/23383374796_a9c6e4319c_b.jpg
那晚GPS没有记录全,只能看部分了。

登山公司给的信息:

  • 从Barafu营地(4600米)到山顶(5986米)
  • 登山时间7小时
  • 海拔上升1300米
  • 行走距离大约5公里

2015年10月乞力马扎罗Lemosho线路登顶 – 第6天从Karanga营地到Barafu营地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23/22683007514_9692b01fa8_z.jpg

整个Karanga营地在一个巨大的斜坡上,根本找不到一块水平的地面用来扎帐篷。我一晚上几乎就是不停的顺着防潮垫滑下去然后用力在睡袋里面把自己再蠕动回防潮垫的正当中以确保身子下面不是直接在地面上。

清晨起来后看到满地、满帐篷的霜。穿上冲锋衣把头和脖子都包住才能保证不冷。昨晚也是登顶前的最后一个完整的觉,早上大家都兴奋的互相鼓励。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56/22684257043_89c72027ae_z.jpg
天变得真快,我们以及身后的Karanga营地已经在浓重的云雾里面

今天的目的就是为了赶到登顶大本营Barafu营地。大概就是3公里路,海拔上升600米。登顶前最后一段路不会安排太大运动量。一路向前,照以往我们的导游都把速度压得极慢,而今天我和Jeff开始不管这些了自顾自在前面走。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72/22683316894_949cfda29d_z.jpg

遇到一个不知道什么公司的背夫自己一个人慢慢的走。他的慢慢的速度正好和我们期待的合理速度吻合,于是就这样甩开了后面两个一路跟着他,然后我们两个只用了两小时就来到Barafu营地。在这段路程最后20%的时候开始一阵一阵的下小冰雹,要不是这个海拔高度下下来的又是一场一场的雨。

到营地签到以后,我们自己的背夫还一个都没有到。整个Barafu营地坐落在一个山头上,各个公司的就上上下下的错落在山头各处寻找相对平整的地方扎营。我们在签到的房子屋檐下等了15分钟半小时样子Jeff往下走找到我们第一个到的背夫。营地的山头以及我们过来的一路都差不多就是上面照片中那种岩石石块很少有平整地面,我们就看着背夫们如何选地方扎下大家的帐篷。这里的地面更是倾斜,人躺在防潮垫上滑的更加厉害。有些地方明显是人力清理过把碎石搬开露出地面,背夫们就选这样的地方集中扎营。人出帐篷要去任何一个地方,比如同伴的帐篷,吃饭帐篷等统统是在高高低低的岩石上走来爬去的,去厕所更加是小心走路。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41/23228782161_ee77997954_z.jpg

营地里永远是雾气浓重,下午时后更是疯狂下了一阵冰雹。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622/22943464939_73b3d105c5_z.jpg

我的帐篷外看到一只花栗鼠在帐篷门之间跑来跑去,给了一粒黄飞红花生。感叹在这样基本就是寸草不生的地方还能看到有生命常驻也是大自然的奇迹了。

今天生下来的任务除了午餐、晚餐之外就是睡觉再睡觉,尽可能多的睡觉。

晚上10点多大家都被叫起来,下午茶和点心已经准备好了。烧好了热开水给每个人的水壶都灌上了。登顶夜寒冷大风,不仅人自己需要把所有御寒的衣物都穿上,水壶也需要保暖。各种方法五花八门,我在网上看到过有人说用登山鞋里面的厚袜子包住水壶(臭不臭到那时估计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我用一条布绒围巾把一瓶团团围住放在背包里另一瓶水直接插在背包外,基本上等在冻住前喝掉。所有的水壶尽量都倒过来放,即便结冰之后盖子那里也是最后冰上。如果你用驼背水袋每次喝完都把水吹回袋子里面否则外面那根管子极容易冻死。

放下所有不需要的东西,包括平板、确定不用的镜头、书等等一切。我们的公司让四个背夫一人睡进我们一个帐篷,为了保证没有其他人趁没有人进来偷东西。单反机机身放进背包,电池抽出来贴身放。带上几条能量块,我记得我带了大概5到7条样子。头灯里面的电池不论之前用了多久统统换上新的。

半夜11点我们上路了,在所有其他队伍之前。周围一片黑暗和寂静,唯有我们头灯照着的前方一小片光明,和头顶的星星闪烁。最激动的一段正式开始了。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42/22683015744_b7cc8b64ae_b.jpg

今天的GPS记录(仅作参考,和实际可能有出入)

登山公司给的信息:

  • 从Karanga营地(3963米)到Barafu营地(4600米)
  • 估计行走世间3.5小时
  • 行走距离4公里
  • 海拔上升600米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