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土耳其近黑海沿线游 – 10月29日Istanbul之傍晚


Gülhane公园

从考古学博物馆出来边上就是Gülhane公园,最早时候是皇家宫殿的一部分现在是一个独立的公共公园。

https://farm2.staticflickr.com/1622/25797251325_3d5207b200_o.jpg
首先看到的是一本书一样的小喷泉,大致写了原本是皇宫的一部分

https://farm2.staticflickr.com/1594/25797251305_58c1a907ee_o.jpg

https://farm2.staticflickr.com/1708/25676255402_f4b76b0233_o.jpg

https://farm2.staticflickr.com/1599/25166745694_282c71e453_o.jpg

那年头的苏丹大概是实在不太懂得园艺,可惜了这么一大片地方没有做出一个精致的园林出来。那地方也就属于走过路过的那一类,要是你错过了也不用感到可惜。

Whirling Dervish

最早在研究土耳其行程的是口看到这个名词是在看Konya这个地方有什么好玩的时候看到的。如果硬要把这个名词翻译过来我只能说叫旋转的托钵僧。据介绍说这是一种宗教仪式,关于具体的介绍过一会儿再写。

白天找游客信息中心的人打听哪里去看whirling dervish,告知最近的地方是Hodjapasha,工作人员帮我在地图上大致圈出了地方。

https://farm2.staticflickr.com/1598/25797363995_05284bd710_o.jpg

如果能指出这么详细的一点位置的话并不难找,关键是给我画了个圈圈。坐有轨电车在Ankara街那附近下来前前后后得打听,那边上是一个火车站,车站边上还有一个游客信息中心。我进去问路怎么能走到Hodjapasha,里面老头态度是很不错,拿起电话就帮我问,告诉我海峡对面亚洲区某某地方有但是今晚的票子都卖完了要等两天才有等等的。我一再强调我想去Hodjapasha并且我知道就在附近,老头才看上去不太情愿的告诉我往哪里走几条街再怎么拐进去。等找到剧场去问今晚还有没有票说还有,我买下了记得是第250多号位置,60里拉。我说这是表演,卖票的小妹坚持说是宗教仪式,于是我说宗教仪式的话怎么会天天都有,小妹说每周日正式仪式上表演的就是同一批人。反正谁也不能说服谁,至于你当宗教仪式还就是个表演来看自己看着办了。

如果你能够在伊斯坦布尔住过周日晚上那么理论上应该有免费的whirling dervish看。博物馆套票里面有一个叫Galata Mevlevi House Museum的博物馆每周日晚上5点有表演。我的时间不巧赶不上那就只能花钱了。

这个剧院应该还有民族舞蹈之类的表演。我还在网上看到有人问伊斯坦布尔哪里看肚皮舞好,我的一通搜索后看到这个讨论,认为肚皮舞并不是土耳其本土特色,而是比较阿拉伯的东西,土耳其不是阿拉伯。要看的话还不如去埃及或者黎巴嫩。在土耳其看肚皮舞基本算是骗游客的把戏。至于你怎么看还是自己拿主意吧。

买好票子后在剧院附近发现好多饭店,一看价钱比Sultanahmet那块地方合理太多了。马上决定就在那里用晚餐了。

https://farm2.staticflickr.com/1654/25170626003_0b3ba62e76_o.jpg
几乎每家差不多都是类似价位的,随便挑一家自己看得顺眼的就可以了。

https://farm2.staticflickr.com/1619/25702157281_e30b76930b_o.jpg
我点的那份是上面菜单中最下面一排右面第二道菜Special Veal Shish Kebab,小牛肉肉串。不过只看到肉没有串。里面有好多酸奶,我觉得土耳其人真心喜欢吃酸奶,我一路吃过来好多次遇到牛肉配酸奶的吃法。

https://farm2.staticflickr.com/1640/25166753694_c3c5569054_o.jpg
点了份饮料是酸奶饮料,要是我知道那道菜里面配了这么多酸奶的话我打死也不点这类饮料了。喝上去就是兑水的酸奶,上当。

https://farm2.staticflickr.com/1720/25676263132_288897ab9a_o.jpg
看照片里左侧那个门没有,是个清真寺名字也叫Hodjapasha。我问路有人就把我往这个清真寺指过来。

https://farm2.staticflickr.com/1687/25496561380_38a08a2d0e_o.jpg

沿街的饭店一家家挨着,想来这附近应该有不少旅馆。综合外面Ankara大街上和这些饭店的感觉住在这块区域应该是不错的选择。

吃完饭后等5点半之后剧院入场。6点开始演出,之前大家先有免费茶或者咖啡喝。

https://farm2.staticflickr.com/1644/25496561330_9bffd1d36a_o.jpg
入场后就是这么一个剧场,里面充满了一车车旅行团老头老太。感觉上几乎没有几个散客。

我坐的250多号位置基本上是最后5个位置,以我的感觉要么能买到第一排位置(不知道是不是要提前好几天去买),要么坐最后一排(最后一排高低落差一下子增加很多,所以视野遮挡小一些)。不过说穿了坐哪里都无所谓,因为正式开始之后有三不准:不许鼓掌、不许拍照、不许摄影。

鉴于这三不准,我就没有自己的照片展示了,网上搜了一圈下面这个视频相对接近些我所看的感觉,除了场地空间大很多和人数多很多之外。

整个过程1个小时结束。

https://farm2.staticflickr.com/1598/25496561240_a4ab03de0c_o.jpg
剧院门牌

https://farm2.staticflickr.com/1690/25170625943_dfba276624_o.jpg
居然还是南航特邀商户

剧院里面有小册子可以拿,里面有多种文字对whirling dervish的介绍。我把中文版拍了照找了个网上的OCR识别了一下贴在下面。这大概是我能找到的最全面详细的中文介绍了。

梅乌拉那•杰拉莱丁•鲁米(Mevlana Calaleddin Rumi)

1207年9月30日,梅乌拉那出生于土耳其霍拉桑的巴尔克,这里曾是土耳其部落生活居住的地方(巴尔克现位于阿富汗境内)。母亲Mumine Hatun是巴尔克当地埃米尔(译者注对穆斯林统治者的尊称)的女儿。 父亲Bahaeddin Veled被称作乌理玛苏丹(即学者中的王者)。两人与当时的哲学家之一Fahreddin-i Razi 在观点上产生冲突,加上当时蒙古人逐渐侵占了巴尔克,Bahaeddin Veled的家人及其亲属不得不离开巴尔 克,并先后在巴格达、麦加、麦地那、大马士革、马拉蒂亚、埃尔津詹和卡拉曼停留过一段时间。1228年5月3 日,Bahaeddin Veled及其家人最终接受赛尔兹克王朝皇帝Alaeddin Keykubad的邀请,在科尼亚定居下来。

梅乌拉那在卡拉曼和Gevher Banu结婚并育有两子:Bahaeddin (Sultan Veled)和Alaeddin。多年以后Gevher Banu在科尼亚逝世。之后梅乌拉那与Kerra Hatun结婚,并另外育有两个孩子:Muzafferreddin Emir Alim和Melike。梅乌拉那很小的时候就在父亲的课堂上听课,试着寻找 到通往真主的道路。他先后学习了土耳其语、阿拉伯语、波斯语、通用希腊语和古典希腊语等语言,并学习 了伊斯兰教和其它宗教。最初梅乌拉那从父亲那里接受从历史到医学等各个领域的教育,之后跟随Seyyid Burhaneddin Tirmizi和其他当时备受尊敬的学者继续学习。学成之后,梅乌拉那开始在宗教学校向学生传授 自己所掌握的知识,学生人数多达好几百人。

同一时期,因为不满足自己在精神领袖中己经取得的地位,Sems-i Tebrizi在同行中努力寻找自己所熟悉的 人,从而在学术智慧上与自己并驾齐驱并加入自己的团队。1244年,他在大马士革第一次遇到梅乌拉那, 之后两人在科尼亚再次相遇。作为真主的拥戴者和守护者,两人的交谈逐渐深入起来,迸发出智慧的火花 梅乌拉那花了大量的时间与自己的这位精神伙伴交谈,两人一起读诗和举行旋转伩式。梅乌拉那的学生对此非常嫉妒,开始到处散播谣言来污蔑Sems-i Tebrizi。Sems觉得自己被侵犯了,于是离开科尼亚前往大马士革。这次分离让梅乌拉那非常伤心,他不再与自己的任何朋友见面,孤单地写下诗作,大部分都收录于 现在我们所读到的《伟大作号集》(Divan-i Kebir)中。后来造谣者对自己的行为表示忏悔。在梅乌拉那之子 Sultan Veled的带领下,一行人前往大马士革接回了Sems-i Tebrizi。但之后Sems再次遭人嫉妒。这一次,他 立刻从梅乌拉那的生活中消失。Sems逝世之后,他的坟墓被安置在科尼亚,成为其爱戴者的祭拜中心。

与密友分开之后,梅乌拉那的生活进入了崭新的阶段。在Sheikh Selahaddin-i Zerkub去世之后,梅乌拉那先后选出Sheikh Selahaddin-i Zerkub和自己的学生Chalabi Husameddin代表自己讲授知识。“只 要我还活着,我就是《可兰经》的忠实仆人,就是选择穆罕默德之路的理由。无论是谁,只要借用我所说的话背离这一信仰,我都会控告他,控告这些话语。”

正如梅乌拉那这句话所说的那样,他在穆罕默德的带领下走向真主,接受真主的教导,在伊斯戒律范围内照亮了整个人类。梅乌拉那毕生遵守伊斯兰教伦理,还曾经抱怨过后来追加到伊斯教中的狂执想法以及假教长一事。他说:“我的一生吋以总结成这三句话:我是幼稚的;我变得有经验;我的牛命被耗尽。 “。 之后梅乌拉那卧病不起。1273年12月17日,梅乌拉那逝世,回到和他尊敬的先知的怀抱。旋转舞托鉢僧将分别仪式结朿的这一晚称之为”Seb-i Arus”(即“新婚之夜”)。

梅乌拉那著有Divan-i Kebir, Fih-i Ma-Fih, MecaIis-i Seb’a, Mektubat和Masnawi等文集。Masnawi的前 18行由梅乌拉那写成,余部分则山他口述,由其学生Chalabi Husameddin记录。

当时,土耳其语是通用语言,而文学语言和科学语言分别是波斯语和阿拉伯语。在这种语言环境下梅乌拉那的作品采用了波斯语。他的作品在最后被翻译成土耳其语。

梅夫拉维教团

(伊斯兰教的)苏非派禁欲神秘主义被很多人认为是伊斯兰教中的神秘所在,它是指人们通过对真主的热爱,让自己的人格远离恶习,净化自己的心灵并收获成熟。苏非派禁欲神秘主义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对生活的不同态度。教团则是源自该神秘主义的一种制度化现象,它反应出冰和水的关系:冰有水组成,但却是水的固态形式。“海洋和一壶水”这一隐喻则很好地阐述了苏非派禁欲神秘主义和教团之间的关系。即使我们把海洋中的水装入到水壶中,水壶中的水能够在多大程度上保留自己海洋的特性呢?

伊斯兰社会中介许多我们己知的教团,包括举世闻名的梅夫拉维教团,在土耳其语中又被称为”Mevlevlyye” 。1273年梅乌拉那逝世后,他的儿子Sultan Veled在父亲的思想体系下创建了该教团。梅乌拉那的儿子对自己父亲的思想进行系统化并加以整理和组织,因此被认为是梅夫拉维教团的真正创始人和亚父。梅乌拉那教团总体上是建立在爱和宽容基础上的一个机构。

作为机构性最强的教团,梅夫拉维教团存续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期间,直至1923年土耳其第一任总统Ataturk关闭了所有教团和修道院。今天作为这一文化最为重要的宗教仪式,梅夫拉维教团文化和梅夫拉维旋转舞仪式被认为是一种文化遗产,在大学、基金会和协会教授以传承给下一代,并通过各种活动得以存续下來。2005年,梅夫拉维旋转舞仪式成功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同时它也是有着800年历史的土耳其文化传统中最丰富的内容之—。

旋转舞

宇宙中的万物,从原子到太阳系,再到身体中循环的血液,都是不断旋转的。旋转舞是一种宗教仪式,是灵魂走向成熟和统一,最终与真主相结合的一次精神之旅。在旅程结束后,心灵会再次回到生命体中并为人类服务。

苏非教团中的“Mutrip”乐队由笛手、鼓手、吟唱者和唱诗班所组成。Mutriphane的正前方是仪式厅。从入口处直接穿行前往仪式厅,还有教长台sheikh post。教长台和入口之间推测有分割线,被称为“Hatt-I Istiva”。这 是通往真理的统一的最短途径。教长是唯一能在仪式过程中踏上这条线的人,他代表的是梅乌拉那。教长台代表最伟大的精神层次,上面的红色代表的是出生和存在。

旋转舞由七个部分组成

第1部分:乐队演奏之后,旋转舞僧和教长会站在各自位置上,由吟唱者朗诵Itri编写的对先知穆罕默德的赞颂词“Nat-I Serif”。

第2部分:在吟唱之后,会听到“Be”的鼓音,象征真主对世间的命令。

第3部分:之后奈伊笛开始即兴演奏。奈伊笛代表的是第一次呼吸,象征上天賦予万物生机。

第4部分:在完成整个即兴演出之后,“Devr-I Veled”以“peshrev”的演奏乐声作为开始。教长和旋转托钵僧随着音乐在仪式厅中旋转三次。第一次旋转讲述的是太阳、月亮、星星和真主所创造的其它所有非生物的诞生。第二次旋转讲述的是植物的诞生,第三次旋转则讲述的是动物的诞生。在“Devr-i Veled”过程中经过教长台时,旋转托钵僧会真心地向彼此行礼。

第5部分:Devr-i Veled结束后,教长会在教长台中入座并与旋转托钵僧会面,后者脱下外套作为在宗教仪式开始时的第一次致敬。之后旋转托钵僧就开始旋转。这代表着人性的诞生。旋转托钵僧穿着象征自我死亡的特殊服装。土黄色的高帽子代表墓碑,外套代表坟墓,tennure则代表寿衣。在围成一圈的同时,托鉢僧的胳膊在胸前交叉表示数字1,也就是真主的独一性。随着旋转的开始,托钵僧会展开自己的双臀,右手向上张开,左手向下,代表“我们从神那里获取,将真主的旨意传达到人世;自己却不留一丝一毫。”旋转托钵僧会同时围着自己的轴心和大圈旋转,就像行星自转和围绕太阳旋转一样。

  • 第1次致敬:旋转舞是人类通往神圣和净化心灵的一种方式。第一圈是观察整个世界,是通往真主的伟大和 庄严的道路。在第一次致敬过程中,爱戴者们会摒弃疑虑,完全承认神的独一性。
  • 第2次致敬:第2次致敬是因感受到至高无上的真主创造万物的崇髙伟大而狂喜。
  • 第3次致敬:在第3次致敬中,爱戴者们要净化自己,到达“成熟”等级。
  • 第4次致敬:在第4次致敬中,达到“非存续”在“存续中”的终极结合状态。其间,教长也会加入到旋转舞中,站在托钵僧的中心,在Hatt-I Istiva线上旋转。教长会用右手解开自己的外套,用左手紧紧握住外套的两边, 以表明自己向所有人敞开心扉。

第6部分:随着奈伊笛即兴演奏的声音响起,教长会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宗教仪式继续进行,朗读《可兰经》第2 章115节的内容:“真主属于东方,也属于西方,无论你转向哪里,总是面朝着真主。真主是是全知全能的。”

第7部分:旋转舞以Fatiha结束,为所有先知、殉道者和天下众生的灵魂与平安以及我们的国家祷告。

到这里,整段旅程结束。但事实上,对于追随梅乌拉那、追求爱和寻求自身神圣的信徒而言,他们在自己的生命中每时每刻都在展开精神旅程,而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己。引用梅乌拉那的话来说,就是:

“当你进行旋转舞宗教仪式时,你将离开两个世界:而在这两个世界之外,就是旋转舞的世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