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乞力马扎罗Lemosho线路登顶 – 第7天登顶


登顶夜除了我们原本两个导游之外还加上一个背夫,就是summit porter兼做导游助手以防不测。连同我们四个游客,一组7人在星光下启程。

通常来说队伍都会选择半夜12点出发我们却提早一小时,我没有去问但是猜想跟我们导游一路过来都把速度压得很慢有关系,今晚也不例外为了照顾张子祥和Faith一如既往的如书生踱步那么的速度,于是想利用这多出来的1个小时多走几步。

走了大约1到2个小时之后陆陆续续被后面的队伍超过了。往前、往后一串串的头灯在黑夜中星星点点的排成长队也颇为壮观。

今晚登顶的游客看上去也只有40到50个左右,导游说远比正常时候要少得多。我们登顶的那天正好是坦桑尼亚2015年大选周末前一天,张子祥因为在达累斯萨拉姆给坦桑尼亚政府工作所以沿路给我们讲了很多这次选举的事情。这次选举两方非常接近所以到处是竞选运动,就连我们登山前在Moshi住的一天都能感觉到。于是我们的导游认为因为竞选很多游客怕危险故此等避开这段时间后再来因此造成登山人数大减,虽然我实在是想不通再危险怎么可能影响到爬山除非打仗了。

等走了3小时样子我们被更多的队伍超过,我心中开始担心能不能在天亮前赶到山顶看日出,于是提出疑问。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把队伍拆成两支,Stanley带着Jeff和我加快速度,Andrew和登顶背夫Florence带着张子祥和Faith在后面依照他们喜欢的速度慢慢走。

就这样我们三个人开始反超其他队伍了。走的速度一旦开始加快以后海拔的威力立马出现,原本在龟速行走的时候也就是正常呼吸就可以,加快大概一倍以上的速度后马上需要持续地大口喘气才能保证足够氧气吸入。头痛也再次出现,好在不是很严重属于可以忽略不计的那种。日后下山之后和大家闲聊问起来Jeff也出现头痛,程度也不厉害。

要到最高点Uhuru Peak,大概除了走Western Breach之外其他的在南面上山的线路都先要到Stella Point。从Barafu大本营到Stella Point这一段不论从精神上还是从身体上都是严重的挑战。上坡路陡就很费体力,于是心里就希望能尽早到达,然后每次抬头就着星光和月光看还有多少路需要走,每次看到的都是无穷尽的大山在自己的头上。看过别人的游记,以及我们导游一路就给我们灌输,走这段路一定要有用尽自己的极限的顽强精神来支撑。我觉得虽然到不了“极限”这个地步,但是真的不轻松。

一路走着,到后来自己很多次出现瞬间恍惚的感觉,在那一刻会觉得人不受自己控制,几秒钟之后恢复回来然后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再次出现这样的感觉。我甚至觉得有几次人都要从身边的山岩上滚下去,每次都必须强迫自己回到该走的路上。反正这一路的大部分时间就是低着头,盯着眼前2米远的地方,跟着导游、队友、其他队伍一步一步地大脑麻痹的前进。

早上5:30左右来到Stella Point人几乎是精疲力尽,连多走一步都不愿意的样子。那时候天刚刚有点蒙蒙亮Uhuru峰还在45分钟远的地方等着,所以还必须继续前进。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685/23112467290_13865f6bfe_z.jpg
早上6点多的样子太阳从远方地平线上升起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825/23325689161_06853fbfb7_z.jpg
金色的晨光投射在冰川之上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33/23409254465_4264bfbb1c_z.jpg
这属于每人必须留念的地方

在Uhuru牌子下已经有大约20来人排队等着拍照了,每个人都对正在上面拍照的人超没耐心。也难怪在这个海拔、温度、体力消耗的情况下谁都想早点拍完照上山去,所以要多多摆姿势、做表情就别想了。我都不知道把相机扔给了那个公司导游,反正见人就给了,那导游也算聪明就按着快门一口气不知道拍了多少张确保总有能成功的照片。后来和张子祥和Faith问起来,他们走的慢等到的时候人差不多已经散尽了,于是可以尽情摆姿势。这大概是走得慢的好处之一了。

一路上下Uhuru峰身边会经过好多个冰川,只可惜这些冰川在未来的15到20年后都将彻底消失。那时候从心底里真心想走到冰川下去摸摸看什么感觉,但是想着来回需要的时间和权衡一下体力状况还是打消了念头。好在此生已经亲眼看到摸到过高山冰川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40/23408252865_9ff2ff3df2_z.jpg
冰川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622/23040273219_3793e9544c_z.jpg
冰川和云海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37/23325689001_5596ecec2d_z.jpg
冰川和地上的雪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68/23408252765_2247b0f20f_z.jpg
这块冰川大概就要断裂下来了

在自己网上到处做功课的时候到处看到人说最后登顶夜冷,有人甚至用这辈子从未遇到过的冷来形容。不过依照我生活在寒冷的北方冬天的经验来说实际温度没有那么可怕,感觉上大约在零下10到零下15度样子,但是风大真的很大。在爬Stella Point的最后一段的时候人都有能被吹倒的感觉。所以加上风速的温度(windchill)能有零下30度不夸张。

但是随着太阳的升起,温度迅速的上升。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18/23383374796_a9c6e4319c_b.jpg
那晚GPS没有记录全,只能看部分了。

登山公司给的信息:

  • 从Barafu营地(4600米)到山顶(5986米)
  • 登山时间7小时
  • 海拔上升1300米
  • 行走距离大约5公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