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乞力马扎罗Lemosho线路登顶 – 第4天从Shira 2营地到Lava Tower到Barranco营地


越往高处晚上越冷,虽然后半夜测了一下帐篷里面的温度依然是6度7度样子但是早上起来之后在帐篷上看到的已经不再是水珠而是一层霜了。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623/23113567212_92b8972021_z.jpg

晚上要出帐篷上厕所已经是要思想斗争的概念快了。

每天的早餐基本都是老一套也不用多说什么。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38/23139127911_c0f564d971_z.jpg
从Shira 2营地还能再看一眼西方的Meru山,整座山的右面一半还在乞力马扎罗的阴影之下

今天居然做到了8点准时出发。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72/22709389567_58b422559a_z.jpg
营地里面还设了个意见箱,想了半天不知道能说些啥好。估计唯一能提的就是控制好天气千万别下雨。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09/22735275469_ac3fc99bf4_z.jpg
路标和Meru山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00/23139128441_29956d66b3_z.jpg
又上路了,晴空万里。那个雪顶似乎就是在眼前的感觉。

在这个位置我们第一次清楚地看见了那个著名的Western Breach,就是在雪顶上那两个高峰之间低洼的一小段。从那个位置爬上去登顶是比较危险的选择,历史上已经有好几个游客被落石砸中丧命。按照导游的说法如果游客想走那条线路的话上山前必须签一份特殊的免责协议,生死有命登山公司不负责。有人做个了网站里面有比较详细的信息。如果想追求与众不同也是可以考虑的。

在这个高度的植被差不多已经全部是高山草甸,数目已经是非常稀少。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823/22504848824_ccb7873771_z.jpg
云就在眼前,触手可及的感觉

今天一路经过两个“墓碑”,一块是游客的在2012年在立碑的那一点被雷电击中身亡,家人在一块大石头上嵌了一小块黑色的墓碑刻着一些纪念死者的话。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21/22735275949_77590d3f8d_z.jpg

另一个是一个背夫的,一片碎石堆在地上就是全部了。导游告诉我们由于下雨背夫身上湿透,看到类似上面这张照片里那样的小山洞就进去躲雨,天很冷结果人被慢慢冻死。在日后的过程中遇到几个生病的背夫以及其他背夫在路边的墓地,越来越觉得他们的生活真的不容易。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43/22709086337_5cd43e84e2_z.jpg
又到了分岔路口,我们要去的方向是Lava Tower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740/23139128281_bb3b182e94_z.jpg
随着海拔渐渐升高张子祥开始头痛。最开始是有点痛,到后面痛得难忍的地步。Jeff身上带了布洛芬给自己备用匀了两片给张子祥,一天结束的时候说一点用都没有。他就在这样的头痛中挺了一天。

于是这样我们另一个导游Stanley陪着他在后面慢慢走,离我们越来越远一直到完全在视野中消失为止。

上山变天变得快,一早上的晴空万里到后来的漫天云层。到最后我们又一次走进云里。这时候海拔还算高,下的是冰粒和雨水的混合物。

差不多到这里左右Lemosho线路和Machame线路合并上了,就是说所有往后到登顶、下山大家都走的同一条线路。再换句话说Lemosho和Machame线路的区别就在于前三天。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601/22506344753_6bfea8a728_z.jpg
由于下雨上山的路被很多水流灌满。时不时的必须找便道绕路走,这样体力消耗相对更大一些。

https://farm6.staticflickr.com/5693/23139128121_5dfe6fc3d0_z.jpg
这块火山岩巨石就是Lava Tower,海拔4600米。好在目标不是爬到那顶端,只是需要来到脚下即可。

大部分队伍都会选择在Lava Tower脚下找地方坐下吃午饭,这一天的午饭是自己带着的饭盒因为没有可能中午时候赶到下一个营地。打开饭盒一看和第一天进山前吃的一模一样,没有鸡肉也没有给别的来替换鸡肉。那地方停留吃饭的人太多,于是看到了全程最脏的一点,到处是鸡蛋壳、果皮、纸巾、掉出来的无法自然分解的餐具和塑料之类的。然后空气中到处弥漫着尿骚味。

按照导游的说法这里虽然只有4600米但是空气稀薄程度和山顶差不多,比登顶前的大本营更稀薄,但是也说不清为什么海拔相差2000多米但是会有接近的稀薄程度。反正我是没有感觉出来这里真的氧气少很多。

凡是经过这里的线路都是拿这一点来给大家有一个比较好的高海拔适应,不过事实上也是全程走过出了顶峰那一路就属这点高了。有部分人在这个高度顶不住的话就会回撤,继续向前进的就基本是不走回头路了。我自己在到Lava Tower前30分钟到1小时左右出现轻微头痛,不过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590/22735275579_d45d5fedb6_z.jpg
吃过午餐休息一会后继续往前,在烟雨迷蒙中一路往下前往Barranco营地

从那里开始随着海拔下降,天上飘的冰粒完全被雨水替换。雨从开始的小雨到后来的中雨,那感觉就像黄梅天下不停的雨差不多。然后气温也明显上升。昨晚休息钱导游要求大家今天务必带上足够防寒的衣帽手套,差不多把登顶所需的60%都带上。到后来穿着这么多都嫌热,但是下雨穿着雨披再脱衣服也实在是不愿意了。

其实从Lava Tower下来一路的景色很好,边上的峡谷里看到瀑布、无数的芒果树等等,但是在那样的雨天里面实在是不愿意把相机掏出来拍照。上面那张也是第四天所拍的最后一张。

这一路下坡路基本上全是大大小小的岩石,对膝盖压力很大,脚上也磨出水泡。下午4:30终于来到Barranco营地。到6点前不到晚餐的时候张子祥在Stanley的陪同下来到了营地,之前我们一直担心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连Andrew都说再等一会他就要派出背夫去找人了。问了一下他们最终没有去Lava Tower,而是走了今天背夫们用的那条路直接来营地了。

今天的体力消耗真的挺大的。

https://farm1.staticflickr.com/743/23139154651_66f23e4b15_b.jpg
今天的GPS记录(一早出发的时候忘记打开了,走了30分钟还是1小时才想起来的)

登山公司给的信息说今天:

  • 从Shira 2营地(3849米)到Barranco营地(3948米)
  • 步行时间估计5小时,事实上我们从8点到4:30用了8个半小时
  • 步行距离6公里
  • 今天算是真正爬山的开始。今天用的是高爬低睡的适应高海拔的原则。

那天晚上人开始发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午下雨头没怎么认真遮挡头发全湿透,冰冷的雨水加上山风加上晚上营地的潮冷。躺在睡袋里面意识到自己发烧的那一刻心中不是一般的恐惧,不知道会不会就因此半途而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