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秘鲁游记,10月30日


秘鲁之行的最后一个旅馆晚上终于过去了,磨蹭到早上9点起床。在旅馆寄存了大行李然后退房。根据书上地图指示加上向旅馆的人打听确定了去Ferreñefe中巴车站的方向。就在前进途中突然发现了Tourist Informantion就在路边,前天下午刚到的时候加上昨天下午从城外回来都在到处寻找未果,今天居然不经意间发现了。虽然此时的Tourist Informantion对我们已经没有太多意义了,我们还是进去了一下拿了些地图、打听了一些今天要去的地方的信息。

在Ferreñefe有一个Sicán博物馆。车到镇子之后还要再坐出租车一段不短的路程才能到博物馆。Sicán文明存在于公元750到1375年之间的Lambayeque地区,和Chimu差不太多的时代(前面参观过的Chan Chan遗址)。这个博物馆也是一个墓地的复制加上墓葬发掘出来的展品。这个墓地本身在北方比较远的地方,除非跟着旅行团否则很难自己过去,这个也是整个南美最大的一个墓地之一。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解释了秘鲁不同时代的文明特征

https://i1.wp.com/i22.photobucket.com/albums/b335/hardywang/Peru/Chiclayo/Sican/IMG_0372.jpg
和同期世界其他文明的比较,但是比较搞笑的是把四大文明古国统统略去,最下面那个日本更被一些导游解释为中国妄图凸显当地文明的辉煌,不仅哑然失笑特此留照为证

Sicán博物馆建成的较早当年也曾声名显赫,但今日的名声已经远不及Sipán来的响亮,参观者也稀少很多,展品相比Sipán来说数量上相差很远,因为这里的展品是一个墓穴中发掘出来的而Sipán是十几个墓穴集大成者,另外陪葬品的精美程度也是要略微逊色一些,不过最大的好处是随便拍照。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Sicán墓地最大的一个特色是墓主人(Lord of Sicán)在埋葬的时候是头被砍下然后整个身体倒放着的。原因?至今似乎还是个谜。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可能是当年Sicán墓地的复原景象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另一间墓室的复制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墓地里面的壁画

博物馆里面展品的金银部分和Sipán里面的有些接近,陶器部分和Bruning里面看到的某些比较相似。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Sicán最著名的人脸

https://i1.wp.com/i22.photobucket.com/albums/b335/hardywang/Peru/Chiclayo/Sican/DSC02953.jpg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https://i0.wp.com/i22.photobucket.com/albums/b335/hardywang/Peru/Chiclayo/Sican/DSC02959.jpg

https://i0.wp.com/i22.photobucket.com/albums/b335/hardywang/Peru/Chiclayo/Sican/DSC02960.jpg

https://i1.wp.com/i22.photobucket.com/albums/b335/hardywang/Peru/Chiclayo/Sican/DSC02961.jpg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https://i1.wp.com/i22.photobucket.com/albums/b335/hardywang/Peru/Chiclayo/Sican/DSC02967.jpg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https://i1.wp.com/i22.photobucket.com/albums/b335/hardywang/Peru/Chiclayo/Sican/DSC02974.jpg

https://i0.wp.com/i22.photobucket.com/albums/b335/hardywang/Peru/Chiclayo/Sican/IMG_0397.jpg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参观完了以后原路回到Chiclayo城里,下面有个目标是Tucúme,按照书上说法那里是一个很少有游客知道的地方,有大大小小26个金字塔。此处位于城北30多公里处,早前在Ayacucho时往返Wari的悲惨遭遇使得我们很犹豫到底要不要去,因为完全不清楚傍晚回程究竟是不是方便,晚上出发去Lima的车票是早已经买好得了,万万不能错过的。在经过再三犹豫之后终于下决心冒险一下,其实事后经历告诉我们担心是多余的。

去到Tucúme的中巴车站好远,半路时候曾经拦出租车但是司机对我们做手势就在前面不肯载我们一程。于是只能一路走一路打听,不同的路人还给出完全相反的方向,历时差不多半小时最后终于摸到地方。早上在Tourist Information打听的时候里面的工作人员强烈建议取道Lambayeque再倒车去Tucúme因为这个城里这个直接去Tucúme的车站据说人太多太杂,很明显在示意本地人太多的地方不安全,然后还告诉了尽量不要晚于4点回来原因也是安全问题。到了车站一看完全感觉不出有什么问题,除了语言不通一切都很正常。真的怀疑Tourist Information的工作人员一定是都把外国人都当成纸糊的了。

中巴车出发沿着泛美高速公路飞奔,平均速度都差不多能到80公里了,要是秘鲁其他地方的交通都能到这个速度可是能省不少时间啊。车到Tucúme,下车的地方早有不少小蹦蹦车在等着客人了。按照Tourist Information工作人员的说法我们坐上一辆小蹦蹦,然后再颠簸了一小段路就到了这片“金字塔”的入口了。这里曾是是Sicán文明的最后首都最后毁于厄尔尼诺。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入口处有一个小小博物馆,照旧没有看得懂的解释说明。这个模型想来就是当年都城的复原图吧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这一个个“金字塔”就是当年土坯建筑物风化、倒塌后的结果。站在下面感觉还是有些震撼的,规模都不算小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这里的考古挖掘才仅仅是刚开始,相信若干年之后会有不少新发现,说不定又多了一个北秘鲁的骄傲也未可知。

说到这里不禁又要感慨一下南北秘鲁在旅游开发上的巨大差距。南秘鲁作为成熟的商业旅游开发区,稍微做点功课的游客都不过是实地验证一下已然烂熟的东西,去过一次无需再回头;北秘鲁却处处透着神秘和未知。大部分有价值的资源还深埋沙尘下。因为几百年间少有恶意的打扰而保存相当完整。又因为其文明不曾出现过文字而只能凭空遐想。估计在未来的几十年间有极大的开发潜力。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登上小山头俯瞰,为了安全考虑不敢等到夕阳西下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回到城里已经是傍晚了,中午饭吃得太晚就随便买了两个汉堡当晚餐了。然后回到旅馆取出行李去了车站。他们还有个VIP候车室,里面都是皮沙发还是挺舒服的。在10点多车子快要出发的时候我们去出发口排队,在我们前面站着父子两人,听见他们在用广东话说话,父亲一看就是典型的老华侨样子,但是他的儿子却已经是深色肤色,若不是广东话+依稀可见的华人脸型轮廓他已经很难和本地人区分了。

我们买的是180度能躺平的座位在车子的上一层,这层大概只有5、6个乘客。下层150度的座位乘客略多些。

当天费用

去Ferreñefe的出租车拼车票 S/. 2.50 * 2
这个中巴司机继续拉我们到Sicán博物馆门口 S/. 2.50
Sicán博物馆门票 S/. 8.00 * 2
小蹦蹦车回到Ferreñefe镇上 S/. 1.50
回Chiclayo的中巴车票 S/. 1.50 * 2
午餐Menú S/. 3.00 * 2,原来在这里要吃到便宜的饭菜需要离城中心好远
去Tucúme的中巴车票 S/. 2.00 * 2
小蹦蹦车到遗址入口 S/. 2.00
遗址门票 S/. 8.00 * 2
小蹦蹦车回镇 S/. 2.00
中巴车回Chiclayo S/. 2.00 * 2
晚餐汉堡 S/. 1.00 + S/. 1.50,一杯酸奶 S/. 2.00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