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秘鲁游记,10月29日 (1)


早上出去觅食,在旅馆隔壁有一家饭店卖早餐就进去吃了一顿,这个量实在是不敢恭维而且味道也不怎么样,比专宰游客的Ollantaytambo的早饭都少。回到旅馆付了今晚的房费之后身上只剩下5索了,赶忙去兑换美元。感觉上Chiclayo的外国游客也是非常之少,路上几乎没有看到过,兑换美元的地方一共只有两家不过各个银行门口的黄牛却非常的多,不但多而且都明目张胆的手里攥着大把的钞票旁若无人。按照LP Peru的说法找黄牛兑换速度快、汇率好,反正还是第一次看到旅游指南书推荐找黄牛的。不过最终还是没敢找黄牛而是在店里面换了。

按照地图摸索来到combis车站去Lambayeque,这个小镇离城只有11公里,很快凑齐人数车子出发,不到半小时就到了目的地。此处有两个博物馆可以参观,其中第一个Sipán博物馆号称是北秘鲁的骄傲。简单来说一个本地考古学家在1987年在黑市上看到一个物件引起了主意,最终顺着线索挖掘出一个Moche时代的皇家墓地。整个墓地有十几个墓室大部分保存得相当完好,主要的几个墓室完全没有被盗墓贼破坏过。最重要的两个分别是Sipán王和大法师的。陪葬品之丰富、精美真的是叹为观止。这个墓地本身在Chiclayo的另外一个方向30多公里处如果跟本地的旅游团也是包在一日游的行程里的,自己走就放弃了去看土包直奔收藏了从墓地里面挖出来的绝大部分宝贝的博物馆了。而且博物馆里面复制了整个主墓室被挖掘出来的情况,还是相当直观和吸引人的。

来到博物馆被告知所有手机、相机、摄像机等能有摄影、摄像功能的电子设备统统不能带进去,背包也要寄存,进大门前还要被安检搜查。防范的够严的。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博物馆外面,参观从上层开始,内部分三层展厅,到最下面一层出来。

里面展品非常精彩,布置的也不错,灯光也算明亮。只可惜没有英语说明文字,只能走马观花和从西班牙语里面猜测意思相近的单词。门票只有10索,非常对得起里面的内容。

下面这些图片是从在博物馆礼品店买的明信片和画册上扫描下来的,大约扫描仪快寿终正寝了,图像质量非常的不好。这些只是博物馆里能看到的一下部分,很多精彩的展品真的要看实物才有感觉。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主墓室彩色复原图,中间的大棺材是Sipán王的,上下左右四个陪葬的人,其中左右两个的棺木下各有一具驼羊陪葬

https://i2.wp.com/i22.photobucket.com/albums/b335/hardywang/Peru/Chiclayo/Sipan/book_11.jpg
主墓室实物复制,里面的墓主人也被称为Lord of Sipán

https://i0.wp.com/i22.photobucket.com/albums/b335/hardywang/Peru/Chiclayo/Sipan/postcard_05.jpg
Lord of Sipán的陪葬品分层示意图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当年挖掘中的照片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金银花生项链和权杖出土时的样子

https://i2.wp.com/i22.photobucket.com/albums/b335/hardywang/Peru/Chiclayo/Sipan/book_05.jpg
这东西不知道该叫什么,也是金银各一,非常的平整对称。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陪葬品中有若干对巨大的耳环,确切地说是挂在耳朵上的巨大装饰物,后面是一个中指粗细长短的金柄(是否是实心的有待懂西班牙语的慢慢考证),前面是金子和一种特殊矿石混合构图的大圆盘。直径约有7~8公分,看起来不是一般的沉重,实在很难想象挂在耳朵上是个啥感觉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另外一对,中间是镂空的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彩色石子做成珠子穿起来的胸甲或者叫披肩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小珠子非常的小,很多都只有半颗绿豆粒大小

https://i0.wp.com/i22.photobucket.com/albums/b335/hardywang/Peru/Chiclayo/Sipan/book_12.jpg
Sipán王的权杖,再一次感慨人类对金子的热爱是多麽的不分地域、种族、时代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冠冕之一,王冠不是这个样子的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抛光复原的金银花生项链

 

https://i2.wp.com/i22.photobucket.com/albums/b335/hardywang/Peru/Chiclayo/Sipan/book_02.jpg
大法师的墓室和陪葬品分层示意图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金蜘蛛,大法师的陪葬品中的一套项链。每个里面有三颗小金球。上面的镂空蜘蛛非常的精致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腰牌,围在腰上一圈的,这只是其中一个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大法师的陪葬品之一,具体干什么的不知道

https://i0.wp.com/i22.photobucket.com/albums/b335/hardywang/Peru/Chiclayo/Sipan/book_15.jpg
大法师复原模型,身上的东西大约只是陪葬品的1/3

https://i2.wp.com/i22.photobucket.com/albums/b335/hardywang/Peru/Chiclayo/Sipan/postcard_04.jpg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法师的胸甲,浪花还是八爪鱼?自己猜吧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全金片金箔衣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金人头项链的一颗

1500多年前的北部秘鲁的冶金业水准明显不低于晚于其1000年的印加。坦率地说离开博物馆的时候真的很感慨印加的石头遗存相比于北部的墓葬太小儿科了些。另一方面,对于游客来说,南部动辄几十索的门票所能看到的东西跟10索门票的皇家墓葬根本没有可比性。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