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秘鲁游记,10月11日


凌晨4点的车发出之后大部分乘客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整个秘鲁西边沿着海岸线的那一带都是由泛美高速公路连接起来的。说是高速公路其实相当简陋,除了Lima附近有2线、3线的车道之外,其余的地方基本就是单线行车。最关键的是常常有超慢车压着线,后面没有耐心的司机需要等机会逆向超车。而且出了Lima之后高速公路也没有任何分隔带,路两边的任何行人、自行车、烂车都可以随时随地随意穿越。这样下来平均车速大约在50km/h到60km/h左右。

总之在秘鲁坐车是一件比较费时的事情。尤其日后在安第斯山区更慢,盘山路多,甚至有不少没有铺过的土路,平均车速大约也就在30km/h到40km/h之间。

早上6、7点醒来往车窗外一看浓雾一片,心中不免担忧下午的计划要不妙。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但是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天也开始慢慢晴开。由于是隔着车窗拍的照片颜色有点失真。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整个海岸线大部分都是这样的景象,很多路段能直接看到太平洋,然后就是茫茫戈壁滩连绵到天边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过一些时间能经过一片绿洲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穿越小镇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这次到过的秘鲁城镇乡村,无论是不是旅游区只要偏离开中心主广场以外基本都是这样的场景,毫无特色的平房或者2、3层的小楼房一栋一栋紧挨着,很多房子的屋顶耸立着砖砌的柱子外露一截钢筋,给人很破败的感觉。

 
中午11:30左右车到Nasca。

各位看官要是不太清楚Nasca靠什么出名的话可以参考 http://en.wikipedia.org/wiki/Nazca_Lines 或者自己另外搜索一下。简单地说我们的目标就是在空中俯瞰Nasca Lines,在这片贫瘠的沙土地上纵横深浅刻有不少巨大的几何图形和动植物图案,至于这些图案线条什么人在什么年代用什么方式为了什么目的留下的至今人类不得而知。

下车之后并没有LP上描述的大批兜揽地线飞行生意的形形色色人等围攻。于是把大行李寄存在车站后开始沿街挨家旅行社、旅馆(主要面对游客的旅馆基本都会代理这个业务)的找下午的飞机。Nasca本身是个不大的小镇,很快就能把该走的地方走到。经过一番比较和讨价还价最终定下一家说下午2点能飞的然后去找银行准备再换掉一点美元。没成想中午时分银行里面人头攒动外面大摆长龙,拿了号坐了一会儿看看情形不对掉头去赶下午的飞机了。

然后从此开始整个过程非常的不顺,下午1点被送到城外2公里远的飞行公司等候厅后我们似乎就被所有人遗忘了,直到原本说好的起飞时间2点都过了多时,忍无可忍之下找工作人员理论,人家才不紧不慢的用车把我们送到看起来就在马路对面的机场候机休息厅里。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经营Nazca地线飞行的几家航空公司之一,也就是我们用的那一家。看样子还算有点规模,到机场后发现停机坪上这一家的飞机基本是最多的。而LP上提过的几家,除了排名第一的那家号称连续两天都排满了却根本没看到一架飞机外,其余的都没见踪影。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小小的候机厅却也有高昂的机场税。在秘鲁机场税之贵到最后离开Lima时才真正深刻体会。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就是这样的小飞机带着游客上天,这一架是最小的,算上驾驶员只有四个位置,有的会略微再大一点能带5个游客。这样的小飞机上天后为了保证两侧舷窗游客都能清晰看到地上的Nasca Lines所以飞机在飞临每个图形上空时都会做先后左右盘旋让每侧的舷窗都能俯瞰地面,后果就是人会非常难受(大部分人会晕机的很厉害),除非是受过专门飞行训练的人。正因为如此通常下午飞的游客都被建议在起飞前不要吃午饭,因此我们中午饭特地没有吃,但是由于起飞时间一再的拖延人早就饿透了,接下来的后果非常的严重,我后面会说。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登上飞机,驾驶员特地要求我们都坐在副驾驶一侧,因为这一程只有我们两人,做同一侧可以不必左右盘旋减少晕机的概率。一贯晕车晕船的自然优先坐了副驾驶。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飞机起飞,俯瞰大地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开始接近Nasca Lines的地区了

飞机总共飞行约30分钟,会带领游客俯瞰地上14个已命名的图案。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这个是Triangle

https://i0.wp.com/i22.photobucket.com/albums/b335/hardywang/Peru/Nasca/triangle_2.jpg
另外一个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这个是Astronaut,也是地线里面比较著名的一个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再来一张

此图已经缩小,点击察看原图。
这个是Whale,也算小有名气的

到此我再也拍不下去了,原因就是出现了严重的晕机情况。在飞行员做第一个图案的盘旋的时候整个大脑瞬间出现了严重的不适,然后开始浑身抽筋、冒冷汗。一开始的时候还能硬挺一会,也就拍下了上面几张照片,之后只能整个人蜷缩在后座紧闭双眼。手里的呕吐袋因为胃肠空空终于没用上。我平时基本不知晕车是何滋味,这一次却晕了个七荤八素。下来后猜想总结多半就是午饭没吃实在饿过头了。奇迹的是靠四片晕车药顶着坐在前排的老婆居然坚持着看完了最后一个没倒下,可惜她的卡片机拍的地线短片没一个能看得清楚,又一直紧张我的情况忘了换相机而使Nazca成为第一个遗憾。

话说在出门前收集信息的阶段曾经看有人写到上飞机的第一分钟过后就只想下来,没成想我居然成了这样的人物。

下飞机后飞行员会给每个游客一张签名证书注明某年某月某日乘坐某架飞机看过了著名的Nazca Lines。
https://i2.wp.com/i22.photobucket.com/albums/b335/hardywang/Peru/Nasca/certificate.jpg

更多关于地线的图片可以在 http://s22.photobucket.com/albums/b335/hardywang/Peru/Nasca/ 观看。

 
活者一条小命爬下了飞机,在机场躺了半个多小时加上一片晕车药(有点事后诸葛亮的意思)才慢慢缓了过来,太恐怖了,前所未有的难受经历。

在下午5点左右找到aeroparacas的工作人员用车把我们送回城里。由于行李寄存在Cruz del Sur的车站里,先去这家打听了一下晚上出发去Arequipa的长途车。前面说了这家公司市场做的超级好,果然票子已经卖完了。边上几家不是太出名的公司还有很多空位置,比较了几家买了晚上11:30的车票。

这时候心里想的只有一件事——终于可以吃东西了,太不容易了。

晚饭之后超级无聊,镇子太小没有什么好逛的,加上不知道是否安全也不敢在街上逗留,只好在候车厅打发着时间并且休息着。

当天开销:
Nasca Lines Overflight US$115,真TMD的贵。要是自己直接去机场大概能再便宜10到15美元的样子,不过来回的交通就要自己解决了。
机场税S/. 20.00 * 2,这个破机场居然还有税。
晚上的长途车票S/. 64.00 * 2
晚餐S/. 10.00
矿泉水小瓶S/.1.00 + 大瓶S/. 2.50。这矿泉水得多说两句,秘鲁有两种矿泉水,一种是普通的跟这里的瓶装水别无二致,另一种是有汽的叫做CON GAS。第一次没留意小瓶的买了个有汽的,结果一开瓶喷出来不少。后来有了经验再买水的时候只找SIN GAS的买。

Advertisements

One Response to 2008秘鲁游记,10月11日

  1. nicy says:

    up~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