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最北端,突尼斯游记,2006年3月25日


Kasserine 比 Le Kef 暖和许多,也许是因为更靠南边,虽然旅馆条件简陋很多,可并不觉得不舒服。早上起来简单洗漱一下出门找早餐,就在昨天晚餐饭店的边上发现一家点心店卖看上去像米糊一样的东西,不少人在里面吃,好奇之下我们也买了一碗,口感还行,就是太甜,两人吃一碗还觉得顶。想继续找吃的,绕广场一周没有别的收获,因为急着赶路就回旅馆啃了大半袋威化饼干,然后退房寄存行李上路。Bus和Louage站的位置已经不是书上描述的地方了远了很多,我们一路不停的打听终于摸到地方。

去Sbeitla的Louage很快凑足人数出发,也就是半小时后就到了目的地。然后这处废墟有点让人失望,人工复建的痕迹太严重,在看过前面几个经典之后开始觉得这里有点鸡肋。这个废墟的售票处堪称豪华,几乎和大城市的银行有的一比。

Arch of Diocletian

 
最夸张的围墙之一了
 
Byzantine Fort
 
 
Antonine Gate
 
 
过了这个Antonine Gate之后也就是Sbeitla最主要的遗留物了,三个连在一起的神庙。
 
 
从左至右依次是 Temple of Minerva, Temple of Jupiter 和 Temple of Juna。

Temple of Minerva

 
 
Temple of Jupiter
 
 
要到Sbeitla镇上的Louage站的距离也比书上说的感觉要远很多,顶着烈日一步步走过去实在不是很舒服。

下午要继续赶路,目的地是Touzeur,从Kasserine并没有直接的车过去,必须在Gafsa中转。回到Kasserine之后又回到那家小饭店饱餐一顿,去旅馆取出行李打了车到了Louage站。在Gafsa的Louage站等车凑人数的时候已经明显能感觉出来炎热了,已经很靠近Sahara沙漠了。不过也就是从这里开始我们发现一件很有趣或者让我们很痛苦的事情,在这些炎热的地方的本地人大概都是属骆驼的,特别耐热,我们都觉得热得不行了,他们依旧能够穿着厚厚的衣服,比如毛衣加上皮夹克或者很厚的外套甚至羽绒服,而且他们坐车很喜欢把窗户全部关掉,在没有冷气的玻璃暖房里面悠然自得。我真的不敢想象在真正的夏天的时候对于游客来说坐车将是怎样的一种考验啊。

下午5点左右我们到了南部重镇Touzeur的街头,还是热。然而这个还不是最惨的事情,当我们背着巨大的背包行走若干时间到了第一个旅馆之后被告知客满,在接下来到处疯狂寻找之后我们几乎绝望。从旅馆工作人员的口中我们知道突尼斯每个季节有两周的假期全国放假,我们正好赶上了春季假期的第一个周六,几乎全国的游客全部涌到了沙漠地区,他们也知道夏天来沙漠受不了啊。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旅馆有一间房间几乎什么都没有,而且公用卫生间、洗澡的还要25 DT,想来想去不划算。后来仔细一想,旅行团过来住的旅馆都不会太差,那么最便宜的那一类旅馆应该很少有人会问津,果然在Medina正当中一家很小很破的Budget旅馆几乎所有的房间空着。我们两人包下一间三人房,还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厕所!尽管床铺的卫生条件值得怀疑,但是在非常时期不能讲究太多了。

3月25日费用一览
早餐米糊 1 DT
Louage –> Sbeitla 1.6 DT * 2
Sbeitla 门票 3 DT * 2 + 1 DT 相机
Louage –> Kasserine 1.6 DT * 2
出租车回旅馆 1 DT
午餐 4.5 DT
出租车去Louage站 1 DT
Louage –> Gafsa 5.4 DT * 2
本地茶 0.15 DT
Louage –> Touzeur 4.65 DT * 2
Hotel Khalifa 12 DT
晚餐 7 DT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